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十四章  不是我死,自然便是他亡

作品:他从天上来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杨宇龙

  这场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一共也不过只用了片刻时间,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功法,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大动作,看上去十分简单,二皇子下昭天元便败在了三皇子下昭天命的手中。

  但是这一切却没有这么简单。

  没有人想到,一向低调不为世人所知的二皇子下昭天元,竟然也是一位修行者,而且竟然天赋如此卓然,达到了与三下同等的开阳上境大圆满实力

  开阳上境大圆满,这七个字简简单单,但却代表着,昭天元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大楚宫家的嫡长子宫离寒。超越了清虚学院的申皓元,甚至就连遁世山上王晨真人的关门弟子潘跃,在他的这个年纪也不过如此。

  怪不得昭天元敢放言与昭天命一战,怪不得他敢隐居王府这么多年不问朝廷中事,原来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这么骄傲而且这么有资格骄傲的人。

  只可惜,他遇到了同样天纵奇才而且好像还要略胜一筹的昭天命。

  就像是在遥远的战国年代,绝艳惊才的庞涓遇到了他的师弟孙膑。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就像昭熙玄生前在摘星楼上所说的那样,以昭天元的能力,无论放在以往的哪个朝代,都有可能成为一代雄主,只可惜他生在了这个时候,一山之中,终归难容二虎。

  作为昭家皇室最为璀璨耀眼的两颗双子星,他的光芒终归还是不如昭天命更加闪亮。

  感受着肩上长剑的剑传出的冷冷寒意,昭天元笑了笑。

  笑容之中,有不甘,有释然,有无奈,但更多的是一种痛苦。

  他已经这么优秀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不如昭天命那个野种

  人生最苦处,不是生离与死别,而是当你付出了所有努力,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却发现还是求不得。

  此时的昭天元便是这么的痛苦。

  他看着昭天命的双眼,喃喃说道:“你还不杀我,是在等什么”

  昭天命笑了笑,平静地问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因为我要杀你。”昭天元沉声说道:“我杀你你杀我,这需要什么理由吗”

  “不不不。”昭天命将长剑从昭天元的肩上放了下来,淡淡笑道:“父皇刚刚驾崩,你有那么狠的心杀掉大哥,我却没有那么狠的心杀掉你。”

  “再说了,我杀你干什么呢”昭天命将长剑插回剑鞘,说道:“让二哥你亲眼看着我登上皇位,看着我建功立业,看着我在修行路上将你甩的越来越远,不是更让人心愉悦吗杀了你我还要背负弑兄的罪名,我不知道你杀掉大哥之后,晚上会不会做噩梦,反正我会。”

  说罢,他没有再理会场上的昭天元,转便朝着大将军与老王爷所在的地方走去。

  这场战斗,他已经毫无疑问的获取了胜利。

  他有些得意,但却忘了当年国师大人曾经教给他的一个道理。

  永远不要将后背交给自己的敌人。

  昭天元没有丝毫犹豫的便抓住了这个机会,将大刀再次举了起来。

  如果这一刀成功的落下,就算昭天命再怎么厉害,也断然难逃一死。

  但这种况并没有发生,因为胡海洋院长突然出现在了场上。

  区区开阳境界大圆满的昭天元,又如何能够绕过天枢境界的胡院长将大刀落在昭天命的背上

  那把大刀在半空之中便断成了数截凌乱的散落在了地上。

  大将军与老王爷,以及文武百官们看到胡院长的影,全都站了起来。

  对于大楚国如今唯一的一个天枢境强者,他们必须以一种面见皇帝的礼仪面见胡院长。

  胡院长冷冷的看了昭天元一眼,沉声说道:“陛下若知下你如此丧心病狂,不知在天之灵会作何感想。”

  昭天元顶着胡院长天枢境界的威压,颤颤说道:“自古以来,成王败寇,不是我死,自然便是他亡,这与丧心病狂何干”

  胡院长不齿说道:“杀了昭天意,还要再杀昭天命,你真要将两个手足兄弟全部送入星海才甘心不成”

  “昭天意大哥被谋杀的事,与我何干”昭天元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愈发的平静,他盯着胡院长的眼睛,像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压力一般,喃喃说道:“我一向尊重院长您,可这并不代表能够容忍您颠倒黑白捏造事实辱我名声”

  “有没有辱你名声,不是我说的算,自然也不是你说的算的”胡院长冷哼一声,转便紧随昭天命后来到了大将军与老王爷昭熙卿的边。

  “谢胡院长搭救之恩。”昭天命的脸色有些发白,打败昭天元,也消耗了他不少的星元之力,而且刚刚背后的那一刀,的确让他到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三下多礼了。”胡院长缓缓说道。

  老王爷昭熙卿抬手行礼,沉声问道:“院长,你刚刚说天意的命,是天元杀的,可有什么证据。”

  “老王爷您莫急,证据马上就到。”胡院长笑了笑说道。

  胡海洋院长的话音刚落,白无言便带着脸色苍白的周星昀周大公子从宫门外走了进来。

  百官中央,看到自己儿子的模样,周禹大人瞬间面色发青,一股股的冷汗顺着双鬓直流了下来。

  怪不得昨天下朝回去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周星昀的影子周禹只以为他早早的睡了或者是出去饮酒了

  ,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哪里会想到他竟然会落在星夜学院的手中

  将惊慌失措的周星昀一把扔在老王爷和大将军面前的桌子外,白无言站到了胡院长的后,没有多说什么话。

  胡院长不屑的看了看地上的周星昀,看向在场的文武百官,问道:“在座的诸位大人,可有人识得此人是谁”

  “这不是淮河郡周家的星昀公子吗”淮河六族家大势大,周星昀又经常随着父亲周禹大人一起出面做事,所以很快便有官员认出来了他的份。

  “还真是啊。”

  “周家的大公子怎么会被胡院长抓到这里来,还这么的落魄。”

  “该不会是谋害大下的人就是他吧”

  “”

  文武百官议论纷纷,不知是谁提出了这个假设,人群之中顿时便炸开了锅,这些个掌握了整个楚国权力中枢的人物,其实骨子里与市井中那些个凑闹的市侩之民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作为事的主人公,周星昀的父亲,周禹周大人此时可没有心与他们聊些什么。

  他端坐在人群中央,像是一个被雷劈中的木鸡,脸色变幻不定,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言行。

  胡海洋院长笑了笑,说道::“没错,他就是淮河郡第一大家族周家的大少爷,周星昀。”

  “院长的意思是,大下的死,是淮河周家所为”大将军沉声问道。

  “昨天晚上,周大公子已经把什么都给招了。”胡院长说道。

  周星昀坐在地上瑟瑟发抖,什么都没敢说。

  沉默,便是默认了。

  老王爷昭熙卿长叹了一口气,捋了捋胡须说道:“这淮河周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家族而已,哪里来的胆子敢谋杀天意,这背后一定有什么蹊跷“

  胡院长笑道:“这个事,您就要问问二下了。”

  老王爷看向不远处脸色有些难看的昭天元,心中其实已经有了数,但有数归有数,有些问题还是要问的。

  “天元,你与这淮河周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淡淡的问道。

  “皇叔,我与周家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也只是听说过周禹大人的名字而已,并没有任何的交集。”昭天元强作镇定,缓缓说道。

  “没有交集”听到二皇子的话,最先说话的却不是胡院长也不是老王爷和大将军,而是瘫在地上的周星昀,他正惊慌时突然听到二皇子的这句话,瞬间便觉得二皇子这是打算丢车保帅了,他哪里受得了这个,心想不网破便要鱼死,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便站起来,望着二皇子悲愤的说道:“我周家为了二下你做了这么多的事,你现在想脱事外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昀儿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听到这句话,周禹大人终于站不住了,周星昀的这句话,无疑是将整个周家都搭了进去,还顺带了一个二皇子,他的心中已经如同死灰,想不通平里表现还不错的儿子今怎么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来,他走出百官人群,来到老王爷前重重的跪倒在地,喃喃地说道:“老下明鉴,周禹教子不严,星昀今不知道得了什么疯病,竟然说出来这么多大逆不道的话,我淮河周家与二皇子之间,绝对没有任何的关系大皇子下被谋杀的事,也绝对与我周家无关啊”

  “没有关系”胡院长斥问道:“那我问你,事发当,你在何处,与何人在一起,可有证据”

  “回院长的话,当天下午,参加完先帝的国葬大典,我便回了府中,再也没有出去。”周禹大人缓缓说道。“哦”胡院长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他看着周禹大人,意味深长的说道:“既然周大人与大下的案子无关,又怎么知道大下是下午被谋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