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526章爱是飞蛾扑火

    母子两人从龙泽八岁那年分开,已经太久没见过了,虽然血液里依然是母子情深的骨肉牵连,实际上却隔了世界年的陌路。

    曹婉清端了一杯温热的牛奶给龙泽,挨着龙泽坐下,温柔宠爱的笑了笑,想要和当年一样伸手摸一摸儿子的头,但迟疑之后依然选择了放下。

    “小泽,喝牛奶吧,坐飞机一天累了,喝点牛奶暖胃,你以前最喜欢喝牛奶了。”透明的牛奶杯,里面是满满的一杯热牛奶,冒着些许热气,氤氲了面前熟悉又陌生的脸。

    龙泽喉结一滚,将牛奶接了过去,“嗯。”

    当年,他的确很喜欢喝牛奶,而且喜欢喝温热的牛奶,每次放学回家,端起牛奶杯子一口气能喝完一大杯,喝完之后抹抹嘴吧,骄傲的喊,“妈,我喝完了”

    而那时候的曹婉清,一般都会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着做饭,她转身弯腰看着儿子纯真的脸,温柔的笑,“真棒,小泽最棒了,多喝牛奶长得快。”

    龙泽会用大大的眼睛看着她,期待的问,“等我长大了是不是可以看到爸爸”

    “嗯,等小泽长大了,就能见到你爸爸了。”那时候的曹婉清,总是这样鼓励儿子。

    让他好好吃饭,好好上学,好好睡觉,好好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小泽相信那句话,从很小很小,信到了八岁。

    后来,他真的看到自己做梦都想见到的爸爸,却因此失去了和母亲相处的机会,因此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

    时间回到眼下,龙泽手中的牛奶杯很沉,曾经小小的手轻易可以端起来的杯子,现在竟然觉得那么沉,几乎难以举到唇边。

    他喝了一口,洁白的奶渍黏在唇边一些,给皮肤涂上了一层牛奶。

    曹婉清看他嘴边的牛奶,忙抽一张餐巾纸去擦拭,“这么大的人了,喝牛奶还弄到脸上,我给你擦擦。”

    她的手还没触到龙泽的下巴,后者避开了,“没事,我自己来。”

    毕竟,再也不是小时候了,毕竟时间早已经将很多事情偷偷改变。

    曹婉清有些局促的松下手,笑了笑掩饰刚才的尴尬,此时的她不像是一位母亲,更像是一个外人。

    龙泽自己擦拭了嘴角,放下牛奶没有再喝。

    他打量母亲住的房子,房子不算很小,三室两厅,地段也不算差,按照美国的物价,这里算是高档住宅区了。

    看来,爸并没有亏待她。

    房子装修的也不错,以米白色为主,家具很齐全,比不上龙家别墅的豪华富丽,也有一番居家的风味。

    “这些年,你怎么样好不好”龙泽声音很低,二十多岁的大男孩,说话还不会瞻前顾后,还不懂得揣摩环境,想到了什么就问了。

    曹婉清顺了顺垂在耳边的一缕发丝,掖到了耳后,“我挺好的,你和你爸回国之后,我搬了家,有几年不在美国,最近才搬回来。”

    龙泽看向曹婉清,从她的简单字里行间之中,他依稀可以看到她这些年的不容易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一个女人,没有亲属,没有家人,一直过着漂泊的生活,她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其中的酸楚滋味,他可以想象。

    “你过的并不好吧妈。”龙泽侧头看她,眼眶酸酸胀胀的。

    她已然不再是当初离别时年轻风华的模样,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衰老的容颜再也找不回往日的绝代。

    眼前的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普通的看不出牌子的街边货,浑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都买不起他一条领带。

    她有些紧张,双手不住的搓着,可以看到她手指上的淡淡茧子,这些年她一直都能从龙家拿到钱,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

    “我过得好不好都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就好了,小泽,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好好的,你在龙家好吗”

    她打量一下儿子的衣着穿戴,这一身名牌她都认得,而且儿子面容红润,一身的光芒,足见他在龙家生活的很优渥。最新最快更新

    如此看来,龙庭是没有亏待他的。

    “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妈,你不好,我能好吗”龙泽眼睛酸的更加厉害,几乎要哭。

    曹婉清忙挽着他的手不让他再说,“小泽,妈没事,真的没事,妈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你出人头地,别像我一样,一辈子都见不得光。”

    她含笑柔声说着,不露半点委屈,但话里话外听着都觉得心酸莫名。

    龙泽站起来,西裤包裹的长腿迈开,俊逸的身影错开一些,“我这次来美国,会多陪你一段时间,今天太晚了,我先去洗澡,明天我们去外面逛逛。”

    曹婉清喜不自胜,如寻常母亲那般笑盈盈的激动道,“真的吗你要留在这里陪我好好啊,明天我们就去外面好好逛逛,你想吃什么,想看什么,我们都一起去”

    小泽没回头,径直去了浴室,他怕自己一回头会哭。

    龙泽一米八还要多的身材,在客厅内显得很憋屈,他松了松衬衣扣子,走进浴室。

    淋雨冲刷在他的身上,哗啦啦的水顺着头顶淋遍了全身,他痛苦的闭上眼睛,水在紧致的背部涤荡,劈面而下的液体像一场大雨,虽温暖,却透心的凉。

    双手撑着墙壁上的瓷砖,修长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分开,再一根一根的蜷曲,扣着瓷砖的拼接处,似乎要把手指嵌入其中。

    龙泽昂头,让淋雨正面淋湿他的脸,水流入鼻腔,鼻子内一阵刺痛。

    良久,他双手自下而上抚摸脸颊,拂去水。

    入夜,纽约的夜空悬挂着一轮残月,龙泽穿着睡袍,寂寥的站在客厅的阳台上,扶住护栏的扶手,眺望陌生的城市。

    这些年,他的亲生母亲在异国他乡,过了多少个寂寞无助的夜晚她生病的时候谁照顾她她寂寞的时候谁安慰她每一个团圆的日子,她怎么熬过来的

    思绪发散,他想了很多,沉默了很久。

    曹婉清看着儿子发呆,手中拿着一件男士长款风衣,小心的踮起脚尖披在他肩膀上,柔声笑道,“晚上冷,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了一会儿吹了风会感冒的。”

    龙泽身上一热,热的浑身都暖了,这是第一次,有人在他发呆的时候,怕他着凉给他穿衣服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份来自母亲的关爱,无人可以代替,也无人可以抵达。

    “我不冷,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曹婉清和儿子并排站在窗前,指着远处的一座高楼,上面高高的避雷针上,闪烁着提醒飞机夜航的灯,“我也经常站在这里看外面,看外面那栋最高的楼,我听说,京都cbd那边,bk是最高的一座大厦,是不是也这么高”

    龙泽认得那是帝国大厦,摇头道,“没有,bk大厦没这么高,bk不是京都最高的楼,不过在cbd是最高。”

    曹婉清很欣慰,很开心,“真好,我的儿子在里面工作,以后还能主管那么高的楼,我真高兴。”

    龙泽的话哽在喉咙,说不出来,他其实想告诉自己的母亲,他要退出bk继承权的角逐,他要离开bk,以后回到美国,做她的儿子,陪伴她。

    但是曹婉清的喜悦和兴奋,她的殷殷期待,让他无法说出一个字。

    “bk是大企业,不是一个人说了算,还有董事会,一般的大型工程必须通过董事会决定,其实领导的权利没你想象的大。”

    龙泽试图让她明白,不要再痴迷于权利,这些东西太虚妄,太可怕。

    “这样啊,那你大哥呢你爸呢他们做决定也需要经过同意吗”她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妇人,好奇的询问他的世界。

    “爸是公司的董事长,一般有权利决定,至于大哥,他在bk的资历很深,一般人跟他比不上的。”

    “哦,这样啊。”曹婉清疑似失望的笑了笑,接着道,“没想到你爸爸的衣服你穿着还挺合适的。”

    龙泽这才惊醒,他身上穿着的是男士的外套,而且不是他的。

    “妈怎么会有爸爸的衣服”不错,这种款式的确有些年日了。

    曹婉清小心的打理呢子外套,质地很好的衣服没有皱着,没有起球,“这件衣服是我和你爸爸相恋的时候,你爸爸有一次给我穿的,都二十多年了,我一直都没舍得丢,每次可能到这件衣服,就像看到你爸爸就在我身边,一直没走。”

    她深情的凝视这件衣服,好像在看自己的爱人。

    龙泽喉结滚动,心下动容,“妈,你对爸其实不用这样,如果你遇到合适的人,其实你可以结婚。”

    这些年,他一直想说的话,一直没有机会说。

    曹婉清心酸却坚定的道,“小泽,你不懂,有的人呢,一旦爱上了,就成了生命中无可替代的那一个,别的人再也进不来了。我太爱你父亲,所以愿意为他承受所有委屈,就像我当年生下你,爱一个人,是不计代价,不计后果的。”

    龙泽紧了紧大衣,右臂抱着母亲,这是十几年来,他第一次这样亲昵的拥抱她,她很瘦,比记忆中矮了很多,记忆中他总是仰望她,现在他长高了,她却一天天在萎缩。

    “妈,不要想他了,行吗我陪你。”不要再想龙家的人和事,行吗

    曹婉清拍拍他的后背,“小泽,我爱你爸,是飞蛾扑火,没有回头路,我没有丈夫,没有家,只有你。你长大了,是妈妈唯一的靠山,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