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896章 终生难忘的求婚

    唐靳言感动又内疚,复杂的心情挂在脸上,“对不起……本来我想跟你求婚,给你一个浪漫的回忆,还特意让洛寒帮我筹谋划策,没想到弄成这样。”

    郑秀雅抱抱他,看里面闹哄哄的场面,不知道谁在起哄,现场几度失控,保安人员鱼贯而入,但似乎没有马上平息混乱。

    这一幕,相当的超凡脱俗。

    “傻子,你觉得这个求婚还不够难忘吗?你还想多难忘?把王子绑架了么?”

    唐靳言无言,这个难忘和他想要给她的难忘,完全两码事。

    不过她说的没错,是,难忘,他绝对会铭记一辈子。

    郑秀雅踮起脚尖,双臂勾住他的脖子,外面很冷,她跑出来的时候没拿外套,只能借他的体温保暖,“靳言,你刚才跟我说的那些话,可以再说一遍吗?”

    刚才?他刚才说的……这个……

    唐靳言敞开外套包裹她,“上车再说,太冷了。”

    郑秀雅固执的摇头,“我现在就要听,你先说。”

    唐靳言无奈又心疼的亲了亲她的鼻子,“我想和你结婚,保护你,照顾你。”

    郑秀雅扁嘴表示不满,“不是这个,刚才说的很好。”

    是,他也知道那些话很好,但他不记得了啊,情感的一时爆发,往往就在那个环境、那个心情之下才能展现,不是信手就可拈来。

    郑秀雅依偎到怀里,侧脸贴近他的呼吸,心跳,“喂,你好像没说过你爱我。”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

    这个……

    我爱你三个字,提起来简单,真要说……挺不好开口的。

    餐厅已经被宾客围堵的水泄不通,还有一些人不知道怎么听到了风声,源源不断的从外面往里挤。

    餐厅似乎要被疯狂的群众挤爆了。

    简直……可怕!

    可是,里面的热闹,又似乎跟他们没有半分关联。

    唐靳言搜肠刮肚,“秀雅……你……”知道我不太会表达的。

    嗡嗡。

    唐靳言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两下,震动的声响打断了唐靳言没有说完的话,将他的尴尬降低了最小值,但是也破坏了两人相拥的气氛。

    他本不想看,不想影响这一刻的温情。

    但秀雅说看吧,别是病人有急事。

    唐靳言划开手机解锁,里面竟躺着一条来自洛寒的微信消息。

    担心他情急之下把事情搞砸,洛寒找到安全的地方之后,给他写了一段话——

    从少年时代的纯白衣袖,到青春年华的额头红豆。从纸笔书信的字里行间,到电子信箱的长短篇幅。让我们美好起来的不是岁月,而是我和你成了们。牵手陪伴沿街漫步灯下路旁巷尾楼头,或许彼此都羞涩内敛不善言辞,但日月星辰每一次闪烁,瞳仁倒影的每一个惊颤,说的不都是“我爱你”吗? ????

    洛寒在提醒他接下来怎么说?

    太好了……关键时刻的提点就是一杯及时甘霖。

    唐靳言是医生,记忆很好,紧张之下更过目不忘。

    “怎么了?突然不说话了?病人找你?”郑秀雅心里打鼓,不安的望他。

    他紧了紧拥她的力道,下巴搁在她头顶,清新的空气丝丝缕缕,“秀雅,你听我说……”

    “嗯,你说。”

    唐靳言整理了一下思路, “我没能参与你的少年,没能陪你走大学校园,没能看到你脸上长青春豆的可爱样子,对我来说,真的很遗憾,

    可是以后,我会陪你牵手散步、看星星月亮,看四季变化,陪你过青年、中年,老年,只要我和你,一直是我们。

    我不会说情话,也没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但你相信我,我看你的时候,眼睛都在说爱你。”

    怀里的人,很明显的僵了。

    郑秀雅泪眼婆娑,蒙蒙泪目看他真挚有深邃的眼眸,他简直就是走出绝美人物画卷的风雅文人,缓带轻裘,衣袂翻飞。

    还说不会讲情话!他比任何人都在行!

    “靳言……足够了,我很幸福,很满足!这样就够了!”郑秀雅呜呜哭泣,感动又羞涩,感情都成了粉拳,落在他身上。

    唐靳言如释重负,“现在可以上车了吗?”

    “嗯……你让我再抱一下吧,我不舍得放手。”

    “可惜……没有戒指。”唐靳言懊恼的拥紧她的肩头,想把自己的体温都传递给她。

    “没关系!等这边人走了我们再去找。”郑秀雅被那些情话感动的无力计较什么戒指不戒指了,只想赖在他怀里,一直一直抱在一起!

    唐靳言感动她的懂事,更自责,“嗯……我们再等等。”

    路灯的光泛出温暖的橘黄,灯下的两人紧密相拥,一人心跳如兔咚咚咚响,一人还在惭愧自责的叹息。

    郑秀雅环抱他的手臂,“好了好了,不要哭丧着脸,谁说一定要有戒指的……”

    眼神摇曳,郑秀雅看到了唐靳言的钥匙!

    有了!

    “这个给我一下。”

    唐靳言怔了怔,“什么?”

    郑秀雅扒出唐靳言的钥匙串,稀里哗啦翻了几遍,从套环上卸了一个戴着一枚钥匙的小圆环。

    那枚钥匙是卧室的,金色的钥匙,银色的圆环。

    “就是这个!”

    “拿钥匙干什么?”

    郑秀雅水汪汪的大眼睛黑白分明,“靳言,你愿意娶我吗?”

    她说出了他今晚欠她的最后一句话,手里捏着一枚钥匙扣……

    唐靳言哑然,“你……”

    郑秀雅将钥匙扣塞他手里,“不是要求婚吗?求婚啊!快点,把你家钥匙给我,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主人了!”

    “……”唐靳言懵了一秒钟,眸底的颜色从黑白转为七彩。

    唐靳言脱下西装罩在郑秀雅的身上,割开一步之遥,单膝跪地,他慎重的举高钥匙扣,银色的圆环熠熠生辉。

    “秀雅,你愿意嫁给我吗?即便……没有戒指……”

    郑秀雅扑上去抱住他的头,“愿意!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这一刻她等了那么久,久的都要强攻了,当然千百个愿意。

    唐靳言把钥匙扣套进她的中指,亲了亲她的手背,“回头再给你补一枚真正的戒指。”

    郑秀雅如获至宝,满足的反复欣赏手指,“这是我见过的没漂亮没昂贵最最好看的戒指,比钻石还好看!”

    唐靳言摩挲她的手臂,“这次真的可以上车了吧?”

    “嗯!上车!嘿嘿!”

    ……

    洛寒大口喘气,心有余悸的看着家门口的路灯,终于回家了!

    她都怀疑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客厅的灯还亮着,不过家里很安静,明显詹姆斯还没回来,至于伊莎和张勇,洛寒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进门,踢掉鞋子,洛寒抬头便见龙枭正在沙发上等她,看到她急匆匆的回来,龙枭侧身拧眉,“怎么回事?”

    洛寒无力摆头,随便把耳边的头发掖到后面,“别提了,今天晚上跟打仗一样——给我倒杯水。”

    龙枭把自己喝的那杯给她,“不烫,正好。”

    洛寒昂头一饮而尽,冒烟的嗓子终于舒服点,“是你让郑昕去餐厅的吧?还让顾少带詹姆斯去了。”

    不是反问,而是笃信。

    龙枭把水杯放好,“你怎么知道?顾少跟你说的?”

    这个家伙!

    洛寒跌倒在沙发上,“哪儿用得着他跟我说,靳言今天就是在那里求婚的,半路上杀出来一个詹姆斯,又杀出来一个郑昕,把他的求婚仪式给毁了。”

    洛寒遗憾的摊手,想想都心疼,一辈子一次的求婚啊,唐靳言和郑秀雅该有多大的心理阴影?

    龙枭皱紧眉头,“还有这种事?事前我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餐厅老板先答应了靳言,肯定不能临时变卦,顾少预约餐厅又不会说你的名字,王经理当他是普通客人,也犯不着把别的事儿交代吧?”

    她言之有理,龙枭点头。

    洛寒把肩膀移到龙枭那边,让他给捏捏。

    龙枭轻轻捏她的肩头,“这么说,他求婚失败了?郑秀雅没答应?”

    “玄……戒指好像丢了,还怎么求婚?希望一切顺利吧,成不成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洛寒半眯眼睛,享受他专业按摩师级别的伺候。

    龙枭沉沉目光,“顾少和詹姆斯还没有消息,我打个电话问问。”

    龙枭拨通顾延森的手机号码,但提示无人接听。

    洛寒拨打詹姆斯的号码,也没人接。

    “电话没人接,顾少中途没给你联系吗?”洛寒猛一抬头,闪了龙枭的手。

    她又心疼的抱着揉他的手。

    “嗯,没联系。”

    洛寒心里闪过不祥的预感,“我当时怕引起混乱,跑的很快……”

    龙枭:“……”

    “所以后面发生什么,我不知道,该不会……詹姆斯的身份被认出来了吧?”

    龙枭:“……”

    嗡嗡。

    嗡嗡。

    两人的手机同时震动。

    洛寒一看手机屏幕,上面是一条刚刚发布的新闻——

    “m国王子詹姆斯惊现京都某餐厅,目前餐厅一片混乱,大批警察……”

    新闻下面还有几张现场的照片,人挤人,肩擦肩,黑压压的一片,完全看不到里面什么境况,不难想象多么惨烈。

    “该死的!詹姆斯的身份被人认出来了……”

    洛寒懊恼的捂住脑门,早知道这么严重,她一定会留下,就算曝光她,也比詹姆斯被活捉好啊!

    “我看到了。”

    龙枭示意,他接到的新闻是一样的。

    洛寒颓丧的望天花板,“god!现在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