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2第23章 下山

作品:孤坟野鬼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罗胤

    但正是才出虎穴又进狼窝,沈默跟着蛤蟆跌跌撞撞的跑,虽然摆脱了浓雾,但眼前却是另一片景象。

    一间密室,周围仿佛是用冰块做成的,闪着寒光,冒着冷气。

    冰室正中有一张冰床,冰床之上用黄布裹着一个东西,看其模样应该是人形无疑。

    冰床的床头开着一朵七瓣冰莲,沈默睁着大眼,心里奔过一万头草泥马,这又是什么啊!

    心想着蛤蟆大仙能带自己脱险,却没想到居然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了,最关键的是沈默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三足蟾蜍在冰室前停顿了一会儿,沈默也不敢乱动,这里实在太诡异了,搞不好比先前那片浓雾还要可怕。

    过了一会儿,蛤蟆又沿着原来退回,沈默一刻也不想多待,忙不迭的跟着后面跑,浓雾又起,又不能分辨哪里是哪里。

    好在蛤蟆的速度不快,沈默还能跟得上,现在这只三足蟾蜍就是他所有的希望,就算它把自己带进地狱,沈默也认了。

    好在三足蟾蜍没有整他,沈默跟着蛤蟆在浓雾中奔跑了二十分钟左右,眼前一亮,终于到了第二层岩洞的洞口。

    沈默此时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一般,那滋味别提有多美妙了,大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但他忘了,还有他的师侄没出来。

    沈默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出了洞子,站在洞口,沈默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此时此刻他恨不得仰天长啸:“老子没死!”

    “靠!老罗还没出来!”果然是命苦的人,刚把蛤蟆大仙收起来,沈默就想起了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师侄。

    踌躇了片刻,沈默回头看向岩洞,他是真的不想再去鬼门关走一趟了,但是罗冠宇可是被自己拉进来的,于情于理自己也不能置之不理。

    也许现在罗冠宇已经尸骨无存了,但就算是这样,也该捡一块骨头回来立个墓,想到这里,沈默忍不住悲从中来,悲声道:“老罗!师叔对不起你啊!”

    “你等着,我这就进来收拾你的遗物!”沈默认定罗冠宇已经光荣牺牲了

    “师叔……”正在沈默悲愤交加的时候,却传来一声虚弱的叫声。

    沈默看着岩洞外面的青山,叹道:“老罗你放心去吧!还有什么遗言都告诉我,我会替你办妥的!”

    “师叔,我想抽根烟!”罗冠宇此时此刻正靠在岩壁上喘粗气,没奈何沈默认定他已经死了,刚才的声音他以为只是罗冠宇没有远去的魂魄找到了自己。

    “烟?没有!等我回去给你烧一条!你就安息吧!”沈默十分难过,自己这个师侄虽然看起来比较傻,但怎么就这么没了。

    “卧槽,师叔你倒是回头看一眼啊!”罗冠宇气极,自己这个师叔是不是傻啊,这他么都听不出来。

    “看什么……”话音未落,沈默本能的回头看去,却见罗冠宇面色惨白,身上大小伤疤总有七八处。

    “你没死!太好了!”沈默一个箭步冲上去,扶着罗冠宇。

    “没死也快被你气死了!”罗冠宇心道,这****师叔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看自己伤这么重,还摇个不停。

    “师叔我衣服的右边口袋有烟,给我来一只!续续命!”罗冠宇艰难的将右边身体微微倾斜起来

    “还有这功能!”沈默从罗冠宇身上摸出烟,边给罗冠宇点上,也顺便给自己来了一根。

    “唉,老罗实在对不起,让你跟我遭这么大罪!”沈默有些不好意思,两人同生共死过后,沈默觉得和他更加亲切。

    “这他妈不是废话么!”罗冠宇美滋滋的吸了一口烟,好像伤势的确缓解了不少,眼见罗冠宇粗话连连,沈默也不介意,谁让自己连累了他呢。

    不过罗冠宇接下来的话却让沈默心里有几分温暖:“谁他妈让你是我师叔!”

    “哈哈,伤成这样,还他妈废话连篇!”沈默用力一拍罗冠宇的肩膀,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师叔轻点!”罗冠宇疼的龇牙咧嘴

    沈默还算好,只是有些虚脱,将罗冠宇扶下岩洞,两个大男人相互搀扶,一瘸一拐的朝山下走去。

    “老罗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沈默问

    “哎,师叔别提多惨了,我他妈遇见一大堆骷髅,要不是会藏身法,怕真的是玩完了!”罗冠宇咧着嘴,每走一步都牵动身上的伤势,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这第二层岩洞居然如此邪门儿!我得回去找德成叔问问清楚!”沈默喃喃道,心里有些不快,胡德成怎么不早说这里这么危险呢。

    “胡德成是谁!”

    “我们这里的社长,别废话了,快回去吧!”

    两人方一走到山脚,就听见一阵锣鼓喧天,哀嚎遍野,还伴随着礼炮的声音,一听便知这是死人了,沈默和罗冠宇面面相觑。

    “还真让你给说准啦!”沈默嘴角叼着的烟直直落地,心里的惊讶无以复加。

    “我他妈也不知道有这么准!”罗冠宇满头大汗,实在不相信自己说的这么准,上山时说要出事,却没想到真的就出事了。

    “我先送你回去!”沈默皱了皱眉,看了看方向,貌似是李贝建家里。

    将罗冠宇送回去之后,沈默赶紧跑到李贝建家里,灵堂里果然放着李贝建的遗像和黑漆漆的棺材,棺材周身缠绕着一圈彩灯,农村都会有这个习俗,却不知到底是起什么用。

    棺材前有一个碗,里面有一根灯芯,还有半碗香油,烧钱点香全靠它,农村有一个规矩,死了人之后身上带伤的人不能来帮忙,否则会沾鬻气,就算已经复合的伤口也会重新裂开。

    这也是为什么沈默不让罗冠宇跟过来的原因,但是只要被灵堂前的香油沾上一点抹在伤口处,就没事了。

    农村有人过世是大事,十里八乡的乡亲都会不请自来的帮忙,主人家不会主动请,全是看他人的自觉性,人越多越好,主人家也不会吝啬,对帮忙的乡亲会很客气的招待。

    而在这所有帮忙的人之中有一个最重要的人,便是农村所称的总管,他负责所有的事宜,安排每一个人做什么,还要念悼亡词,不要小看这个身份,白事的规矩可比红事要多多了。

    不懂规矩的人根本不敢去,死者为大,谁也不敢亵渎,就连请这个先生出任总管,也要过世者的儿子三跪九叩首才行,其他人去请他都不会来。

    而李贝建家所请的总管是这附近很有名的一个老丈,名叫周志和,已有七十几的高龄,替人主办红白喜事已有几十年的年头。

    这才八月,不算冷,但整个院子(农村俗称地坝)已经生了好几堆火,沈默快步走到小胖身边,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这咋回事!”

    小胖一看是沈默,大为高兴,说道:“建叔不知咋回事,掉进粪坑淹死了!”

    “粪坑?”沈默一奇,沈默知道史上有一位掉进粪坑被淹死的皇帝叫晋景公,不想李贝建却追随先贤而去。

    《左传》只用了一句话记录晋景公的死:“将食,涨,如厕,陷而卒”,意思是说晋景公吃了碗麦粥,突然觉得肚子胀,于是就去上厕所,结果一阵心痛,站立不住,跌入厕所内,活活被大粪呛死。

    “是啊!你不知道当时有多恶心!”小胖皱了皱鼻子,农村的厕所可不比城市里的雍容华贵,屎尿参半,想想都觉得恶心。

    会这么巧?沈默心有疑虑,他现在是草木皆兵,发生任何奇怪的事都会不自觉的和这几日的遭遇联系起来。

    两人正说着,却见赵铁牛也凑了上来,满面惊恐的说:“你们不知道见叔死的时候有多可怕!”

    “怎么了?”沈默抓了一把桌上的瓜子,心想这李贝建也真够倒霉的,前些天才没了一条腿,现在连命也丢了。

    赵铁牛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偷听,才小声说:“建叔死的时候两只眼睛睁得老大,眼里还有粪坑里的蛆爬出来,脚上还绑着秤砣!”

    “哎呀!”小胖一阵厌恶,似乎又想起了李贝建被捞起来的惨状。

    “秤砣?”沈默一奇,绑秤砣干什么,难道是方便沉下去?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但沈默也没多想,心里也有些难过,李贝建的大儿子二十来岁,跪在他灵前默默掉眼泪,他的妻子则哭的跟个泪人儿似得。

    最可怜的是他年迈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一把鼻涕一把泪。

    农村最忌讳的便是青壮年过世,寿终正寝的人是他该走的路,英年早逝的人怨气极重,这种情况一般会请好几批锣鼓,农村的锣鼓是专门为死人送行开路的。

    据说锣鼓匠能看见死去的人,他们的敲法也大有讲究,一般人不懂。

    “唉……”沈默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出来。

    “小沈!”正在沈默满怀愁绪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喊他。

    是胡德成,沈默正好有事找他,便叫道:“德成叔!”

    “小沈,这贝建家也真是倒霉,你帮忙看看是不是他这屋子的风水有问题!”胡德成搓着手掌,一脸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