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56章 告御状

作品: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把酒临风

    书快小说 www.shukuai.com,最快更新天才萌宝神医娘亲最新章节!

    第56章 告御状

    饭后,颜芷枫大舅蒋越风道:“枫儿,跟舅舅来一趟书房。”

    颜芷枫大概猜到他想要了解什么,抬脚跟上。

    “枫儿,想必你也听到了街上的一些风言风雨。”书房里,蒋越风没有拐弯抹角,直切主题。

    颜芷枫神色淡定:“舅舅是指有关我和乐乐的那些谣言吗?”

    “正是,我已派人去处理。虽然表面上没人敢再乱说,但是没法全部压制,有些人依然会私下议论。”蒋越风沉声说,双眉紧锁,显露出威严之态。

    颜芷枫微微一笑:“谢谢舅舅,您能帮我做这些枫儿已经很感激。”

    其实就算舅舅不派人去处理,那些谣言也会消失,毕竟现在有更劲爆的话题,不是吗?她愉悦地想着,眉目浮出淡淡笑意。

    “这是我这个当舅舅的该做的,你不必谢我。”蒋越风沉吟半晌,接着说,“此事你外公还不知道,他如今身子大不如前,我们担心他听到那些谣言太生气,把身体气坏了,都瞒着他,也不敢在家里议论这件事。”

    颜芷枫岂会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从她到国公府至今,没人提起,便是刻意不提,不是不关心她,而是担心老国公气坏身子。

    “枫儿你放心,我们几个舅舅一定会帮你讨个公道。”蒋越风温和地看向颜芷枫,“之前你一直不肯说是谁害了你,但其实我们都猜得到,是轩王夫妻对不对?”

    颜芷枫轻勾起唇,黑而漂亮的杏眸里闪过潋滟光泽:“多谢舅舅,你们说的不错,的确是轩王和颜芷杏害我险些死于江中。这一次流言八成也是他们搞的鬼,他们知道我回来,心虚了,便想让我身败名裂,从而为他们自己脱罪。”

    “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蒋越风愤而拍案,双目射出凛冽寒芒。

    “舅舅不必生气,其实我已经给了他们一点回礼了不是么?舅舅耳目多,想必也听到下午流言已转了风向,恐怕秦景轩和颜芷枫现在比我们更加焦头烂额。”

    闻言,蒋越风笑出声来。

    “的确是,你说你这丫头,怎么那么机灵,当时能够想到这么一个损人的法子。”说是损人的法子,可蒋越风脸上一点儿都看不出埋汰,反而对颜芷枫的做法十分满意。

    其实蒋越风能忍到现在才把颜芷枫叫过来询问,也是因为颜芷枫今天的这个举动。

    颜芷枫进城到现在不过短短数个时辰,但街头小巷的流言不再被她的名字承包,轩王轩王妃这两个名字风头可是盖过了她。

    按理说两人身份尊贵,一般人不敢妄言,可是只要有心人稍微操作一下,流言要传播堪比瘟疫流感,那是想挡都挡不住的。

    “接下来你有何打算?”蒋越风望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外甥女。

    心里不免想起了三年前接到对方的信,以及后来数次隔空交流,赫然发现那个在他们眼中柔弱而天真善良的姑娘已经变了,变得果断聪明,同时也不再一味感情用事,相反,比男人更加狠绝。

    他们只当她的改变都是轩王和颜芷杏害的。

    是那二人联手害她背叛她,让她翻然省悟,彻底成长改变。

    对颜芷枫,他们从未怀疑过,反而对她更加心疼怜惜,相反,对轩王和颜芷杏便更加痛恨,连带着颜松泉都不受国公府待见。

    颜芷枫一字一顿地说:“告御状。”

    蒋越风一愣,随时却明白过来,站起身道:“先发制人,我现在就去找你外公,夜请入宫,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麻烦舅舅了。”

    “傻姑娘,跟舅舅客气什么?”蒋越风笑了笑,他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没有耽搁,和颜芷枫一离开书府,去找蒋笑。

    蒋笑一听颜芷枫打算告御状,自当义不容辞。

    那厢轩王几人还商量着明天要怎么让颜芷枫不好过呢,颜芷枫他们已经直接进了宫。

    蒋笑是两朝元老,有先帝御赐的金牌,若有急事,可以持金牌直接入宫。

    对他来讲,外孙女的事肯定是急事,而告御状也算急事不是?

    ……

    寿康宫,灯火通明,宫女脚步急速凌乱,窗上人影流窜,却无人敢大声喧哗,气氛凝重。

    而这样的现象已经不是第一次,最近一段时间频繁出现。

    秦琰煜神色冷峻地走出正殿,候在外面的冷夜上前,小声说道:“王爷,夜一回来了。”

    夜一昨日传来消息,说今天他们会到达秦都,秦琰煜并不意外。而他现在没有心情去管其他事。

    “既然找不到鬼医,为何不直接去找那个女人?”冷夜出主意,他心里对颜芷枫是有不满的,她对他主子不客气,他对她自然也没什么客气,都是用“那个女人”来称呼她。

    秦琰煜眸光晃了一下,看看时辰,这会儿去找她,她会不会已经就寝,若是扰了她的清梦,她会告诉自己鬼医的下落吗?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秦琰煜觉得自己对颜芷枫的脾气了解的差不多。惹恼了她只怕适得其反。

    “她到秦都后在哪里落脚?”

    “蒋国公府。”

    秦琰煜挑了挑眉,这个答案与他不谋而合。

    以她如今的处境,回轩王府不可能,而颜府也不适合,要投奔的话,只能是国公府。

    “方才国公府持金牌入宫?”

    寿康宫是皇太后的寝宫,太后数月前得了一场怪病,太医院里的太医束手无策,张贴皇榜从民间找医术高手,至今也没有一个能够治好太后的病。

    今天太后又发病了,宫里上下乱成一锅粥。

    方才太后的情况总算稳定了些,听说蒋国公持金牌进宫,皇帝以为出了什么紧急大事,就把寿康宫这边交给煜王看着,煜王虽然挂心太后的身体,却也没忽略皇帝离去的原因。

    “是。”

    更多的冷夜也不清楚,他是秦琰煜的贴身侍卫,一直守在正殿外。

    秦琰煜沉思半晌,方道:“去景阳宫。”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寿康宫,冷夜又道:“夜一说,那个女人今天当街诽谤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