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69章 身份暴露

作品: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把酒临风

    书快小说 www.shukuai.com,最快更新天才萌宝神医娘亲最新章节!

    第69章 身份暴露

    墨兰因她口中“我的人”三个字而心头微微发热,颔首应下:“好,我等下就让人去查。”

    颜芷枫接着询问他秦都一些动向。

    在煜王面前,颜芷枫保证不外传今早看到的事,而其他人在面对强权更不敢反抗,至今也没有轩王妃偷人的消息传出去。

    这在颜芷枫的意料之中,她没觉得不甘心。

    她答应不传扬,自然是因为皇家会给她更多的补偿。

    颜芷枫是个精明人,懂得什么对自己更有利。

    在这种皇权至上的社会,和皇家死磕到底,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相反,为了颜面,皇家却不吝给予一些非常恩厚的弥补。当然,她只保证“自己”不外传,可不保证“别人”也不传。

    明天煜王将会代表皇上审理她状告轩王夫妻的案子,一想到煜王可能是儿子他爹,颜芷枫心里就烦躁。

    她之前只顾着担心儿子会被煜王发现,却忘记考虑更重要的一点。

    原身的印象,那一晚是被人强迫的。

    那么,很有可能就是煜王强迫了原身!

    煜王是自愿的吗?早就觊觎颜芷枫这个侄媳?

    坊间传闻煜王不是好色之途,更不像是会喜欢原身的男人。

    难道其实煜王也是被迫的?中了媚药?神智不清?

    颜芷枫倒是希望煜王也非自愿,这样一来,煜王应该也不清楚那一晚睡过的女人是她这具身体。

    结合各种原因,两种可能颜芷枫倒是倾向后一种,毕竟如果煜王真强迫了原身,不可能看到她的时候没有半点心虚或者异状吧?要是做了却一副没做过的样子,心智可就太可怕了。

    “芷枫?”

    颜芷枫回神,只见墨兰担忧地看着自己。

    她问:“怎么了?”

    “是不是昨晚睡眠不足?你精神似乎不太好。”墨兰关心道。

    “无碍,我只是想到一些事。”颜芷枫心里考虑良久,觉得还是应该查清楚好,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就算和煜王不一定是敌人,但防范于未然总没坏处。

    “你帮我查查煜王,资料越详尽越好。”

    墨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颜芷枫解释:“他十分受秦昭帝信任,我和轩王的案子由他主审。”

    “原来如此。”墨兰恍然大悟,“你放心,我会尽快调查清楚。”

    ……

    风月轩。

    颜芷枫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突然,她身体一顿,眼神凌厉地射向端坐于桌边的男人。

    秦琰煜扫了眼旁边的圆凳:“坐。”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呢!

    颜芷枫气笑,甩手一道劲气飞出,直击对方面门。

    秦琰煜身子不动,轻轻将茶杯搁在桌面,一道无形的屏障同时出现,挡在身侧,将飞射而来的锐利劲气隔开:“每次见面都动手,你对我倒是热情。”

    “狗嘴吐不出象牙!”颜芷枫冷笑一声,大步走到桌旁,居高临下俯视他,“未得主人同意擅闯入内,你当贼当上瘾了?”

    秦琰煜淡淡瞟她一眼:“我来找鬼医。”

    颜芷枫啪一声坐到他对面,嘴角勾出嘲讽的弧度:“没记错的话,夜一离开已经一个时辰,他没告诉你我联系不上鬼医吗?”

    从吟风阁回来,大夏天的,她有些渴,从茶盘里拿了个杯子,冲洗一遍,倒了杯茶,抿了一口,她动作微顿,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这不是她屋里的茶!

    这家伙来她这里居然自备茶叶?

    “联系不上?”秦琰煜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停顿三秒,开口继续问,“真的联系不上吗?”

    颜芷枫垂眸喝茶,暗忖这家伙在搞什么鬼,他的眼神有些古怪,她心里莫名不安起来。

    “我该称呼你一声鬼医或者风之言?”

    “咳咳咳!”颜芷枫被这句问话惊到,茶水正喝着,顿时悲剧呛到了。

    秦琰煜冷眼旁观,似乎颜芷枫痛苦的模样与他无半点干系。

    颜芷枫将茶杯甩到桌面,嫌弃道:“什么破茶,难喝死了!”

    这种扯开话题的小伎俩哪里能骗过秦琰煜,他没说话,继续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她。

    啪!

    颜芷枫拍了一下桌,飞快斜睨对方一眼:“要发疯去其他地方,我这里不欢迎疯子。”

    叮!

    就在她话落的时候,一块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墨银令牌丢到桌上,令牌中飘着一个“鬼”字。

    颜芷枫瞳孔极速缩紧,转眼又恢复正常,漫不经心地拿起那块令牌,声音却比之前低了八度,冷意十足:“你偷翻我的房间里的东西?你以为我是鬼医?”

    秦琰煜不置可否,但眼睛好像在说:“不是吗?”

    颜芷枫轻笑,嘲讽地斜一眼他,冰凉的令牌在她手里转着:“我与鬼医是朋友,手里有一块他的令牌有什么奇怪的?”

    秦琰煜没说话,而是从怀里掏出一物,手指松开,那东西露了出来,赫然又是一张“鬼令”。

    颜芷枫呼吸微滞,这家伙哪里来的鬼令!

    “河边,八月初三,夜晚。”秦琰煜深邃的眼睛紧盯着她的脸,寡淡的薄唇轻启。

    三个短语,串联在一起,却是一段令人难以忽视的回忆。

    颜芷枫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呼吸重了几分。

    她的鬼令是在那一夜丢的,她去河边打水顺便洗澡,因为遇到个变态偷窥男,走得匆忙把鬼令落在那里,这次回到秦都,找墨兰又要了一枚。

    她丢失的那枚鬼令被眼前这个男人捡走,也就是说那一晚的偷窥狂是他?

    她愣愣看着他,秦琰煜坦然与之相对。

    他猜到她会有什么反应。

    在诈她之前,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颜芷枫就是那晚那个女人。

    好在从目前她的反应来看,那一晚的女人是她确定无疑了。

    鬼医?

    他算是被她耍了几次?

    秦琰煜过来试探她,一是要结果,二是想看看颜芷枫的回应。

    而颜芷枫呢?

    度过最初的吃惊后,情绪迅速被怒火取代。她杏眸微眯,眼神危险地盯着对面的男人。

    偷看她洗澡的事还没找他算账呢!他反倒找上门来了!

    心里恼火得很,然而生气到极致,她表情反而一变,勾起唇艳光四射的红唇,笑意盈盈,一字一顿地道:“没错,我就是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