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36章 有线索了吗?

作品: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把酒临风

    书快小说 www.shukuai.com,最快更新天才萌宝神医娘亲最新章节!

    第136章 有线索了吗?

    病人没有完全失去意识,颜芷枫听到他低声呻吟,眉头紧锁,痛苦不堪。

    “冷吗?”颜芷枫见他双手抱着他自己,瑟瑟发抖。

    “冷,好冷!”梦呓般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

    颜芷枫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额头滚烫。

    “张嘴。”颜芷枫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把舌头露出来。

    苔白如积粉,舌质红绛。

    再观其脉象。

    颜芷枫表情微微一沉。

    雨儿一看到她的表情,知道要糟,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其他人没看出来的,焦急地等待着她的结果。

    “他的确得了瘟疫之症。”颜芷枫站起身道。

    哗!

    四周哗然,这些流民惊恐地向后退,避得远远的,不敢靠近躺在地上被诊断出感染瘟疫的病人。

    “啊,我刚刚扶了他一下,我不会也染上瘟疫吧?”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惊道。

    他身边的人一听,全都离得他远远的。

    场面一度失控。

    有的差点儿撞到他们那辆马车。

    颜芷枫扬声道:“瘟疫并不是不治之症,各位少安毋躁,别自乱阵脚。”

    “姑娘可以治瘟疫?”众人齐齐看向她,表情惊异。

    “嗯。”

    颜芷枫没有说太多,瘟疫也分很多种,是鼠疫或者羊疫等等,不同病源引起来的瘟疫,救治的办法也有差别。

    “姑娘看着年纪轻轻,说自己能治瘟疫,未免太狂妄了,就算是那些有名的老大夫,也不敢如此大言不惭。”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女声。

    她的话引起大家的共鸣,刚平静一些的人群又骚动起来。

    “就是啊,瘟疫要是好治,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那些当官的不让咱们进城,不就是因为瘟疫可怕吗?这姑娘是不是在说大话?”

    许多人看向颜芷枫的目光带上了怀疑之色。

    “我娘亲才不用说谎!不过是小小瘟疫,有什么可怕的!”乐乐不满大家对娘亲的怀疑,从马车里钻了出来,两手插腰,站在马车板儿上,大声喊道。

    “小孩子懂什么。”

    “跟他娘学的吧,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居然还敢称是小小瘟疫,以为自己是仙人吗?”

    “赶紧离开这里吧!不要被他们感染了,这个女人刚才也碰了那个患病的,咱们跟她呆太近,会被传染!”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便有人从人群里跑出,然后许多人陆续跟着跑掉。

    他们不仅跑,跑之前还把别人辛苦挖来的竹芋给抢了,场面乱成一锅粥。

    乐乐见没人相信,气鼓鼓地瞪圆了眼,准备爬下马车去找娘亲。

    “乐乐,进去!”颜芷枫微凉的声音飘过来。

    乐乐抬起小脸,发现娘亲神色不悦地望着他。他扁扁小嘴,不情不愿地钻进车厢里,两只小手儿撑着软榻往上爬,小身板儿麻溜的爬到榻上,趴到窗口往外瞧。

    颜芷枫让晴儿看好两个小家伙,没去管那些哄抢和逃跑的流民。

    她不是圣母,说实话,同情心真不多。

    遇到这种事,要不要出手相救全凭她的心情。

    他们不领她的情,她没必要拿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

    垂下眼睑,看了眼地上感染疫症的病人,让人把他抬到树下。

    之前对她千恩万谢的几个人闻言,都面露惊恐之色,往后退了退,没人动手。

    雨儿朝他们怒哼一声,双手一抓,将人直接拎离地面,放到颜芷枫指定的位置。

    颜芷枫清冷如月的眸子落在那些得到过她恩惠的人身上:“你们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明显有隐瞒真相的痕迹。

    “姑娘,对不起,我们没有告诉你,瘟疫已经感染到我们那里了,一路上死了好多人,原本有几万人的灾民,逃到这里,就只剩下我们这一百多人了,那些挨千刀的官爷,要将我们这些人全都抓去烧死,说是这样子才能制止瘟疫漫延。我们也是逼不得已才瞒了您。”

    孩子被颜芷枫救醒的妇人激动地说。

    另外一个人见妇人说了,也接道:“我们只要一报上来历,就会被人抓。我们是怕了。姑娘您明知道阿发染了时疫,却没有避如蛇蝎,我便知道,你是真的好人。姑娘,求你给我们指条生路吧。”

    说着,他跪在颜芷枫面前。

    不只是他,十来个人也跟着跪下。

    “所以,你们根本不是从秦岭来的?”

    “我们是从秦楚交界来的,瘟疫是从安阳传出来的,安阳现在已经成了死地!人都死光了。”说话的人满脸惊恐,其态不似作假。

    安阳?

    颜芷枫问:“安阳城?”

    “不是,是安阳村。”

    “安阳村您不知道,樊城您可知?就是在樊城管辖地界内的一个偏远村庄。”

    颜芷枫有种直觉,不会是普通天灾那么简单:“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回答她的人迟疑:“我们不是安阳村的人,是安阳村有人逃了出来,到了我们那里,听一个安阳村人说,那里的井水好像有古怪,人喝了就会得怪病,他们觉得在安阳村呆下去迟早要出事,所以就离开安阳村了。至于安阳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后来,我们这里很多人也得了怪病,大家就怪到来我们这里定居的安阳村人身上。再后来,我们村死的人也越来越多……”

    颜芷枫听完对话的话,陷入沉思。

    井水有古怪?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和儿子夜宿的那户人家,那个老婆婆告诉她,井水不能喝,会喝死人。

    难道安阳村就是那里?

    ……

    官道上,两匹马飞驰而过。

    “主子!”

    夜二骑着一匹马迎了上去。

    “吁!”

    双方都勒紧绳子,在撞上对方之前堪堪将马停下。

    夜二翻身下马,向骑在马背上的俊美男子下跪:“夜二无能,请主子降罪!”

    秦琰煜居高临下俯视他:“有线索了吗?”

    “没有。”夜二硬着头皮答道。

    秦琰煜侧眸,看向旁边的夜莺。

    夜莺从怀里拿出一个金属制的精致盒子。

    盒子打开,赫然又是一只白色的蛊虫,与颜芷枫从夜二身上搜到的那一只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