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55章 娘想得周到

作品: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把酒临风

    书快小说 www.shukuai.com,最快更新天才萌宝神医娘亲最新章节!

    第155章 娘想得周到

    颜芷枫接过信,拆开信封来看。

    信中寥寥数语,大意是颜松泉病了,希望她能带着儿子回去看看他。

    她不禁回想到数日前见过的一面。

    因为乐乐失踪,她把颜松泉当成了隐形人般。

    那日他的着急不比任何少。

    他生病了,想见见外孙,的确合情合理。

    只是颜芷枫实在厌烦了回那个地方。

    一想到宋氏那副嘴脸,她就膈应得慌。

    “我知道了,下去吧。”颜芷枫挥了挥手,示意对方退下。

    回到风月轩,她将信随手放在屋里。

    颜府的下人回去复命。

    “怎么样?她可说何时回娘家?”

    宋氏问送信的下人。

    下人回道:“小的没有见到大小姐,被蒋府的门卫拦在了大门外,信是被蒋家的下人拿走的。”

    “然后你就回来了?连句话也没给你?”宋氏不悦地皱起细长眉毛。

    “蒋家下人只传了一句话,说大小姐知道了。”

    宋氏沉下脸来:“就一句‘知道了’?没有说回不回?”

    下人点了点头。

    “你先退下。”宋氏挥退下人,神色不郁的转头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颜松泉,“老爷,你看看芷枫她这是什么意思?担心她不来,妾身特意在信里说了您最近身体不适,可她不仅没急着回来看您,而且连句关心的问候都没有。也难怪那些官夫人都在背后说她闲话。”

    颜松泉刚刚还气宋氏擅作主张,骗颜芷枫自己生病,此时得知颜芷枫的反应,他精神恍惚,心神不属,嘴里苦涩。

    宋氏的话萦绕在他耳边,颜松泉心里忍不住生出几分委屈。

    他不怪女儿,女儿受了那么多苦,赌气恨他他能理解,可是,他也不知道女儿的那些委屈,若是知道,岂会坐视不管?

    “老爷,她这样算什么……”

    “行了,别再说了。”颜松泉打断她的话,“明日你与老夫进宫一趟。”

    宋氏闻言一惊:“进宫?你难道是要去告诉皇上害杏儿的是贞慧?”

    “嗯,枫儿定是怪我,若我替她洗刷了清白,她就会原谅了吧?”颜松泉希冀道。

    宋氏不敢苟同,劝道:“老爷,也许芷枫不说,但她明天会回来呢?您先别急着进宫,若是明日她依然不回来,你再进宫不迟。”

    颜松泉面露犹豫之色。

    宋氏再接再厉:“听杏儿说,轩王现下已不追究芷枫的过错了,皇上也没有动静,差那一两日,对芷枫不会有影响不是?可要因老爷进宫,错过接待芷枫和那孩子,可怎么办?”

    颜松泉经她这么一劝,改变了主意,打算听她的,等明日,要是女儿不回来,再进宫。

    宋氏和他说完话,去了颜芷杏的院子。

    “娘,怎么样了?”颜芷杏一看到她,立刻期待地问。

    宋氏摇了摇头,冷笑道:“那个小贱人当真心狠,我在信里写了你爹生病,让她回来看看,她愣是连半句关心问候都没有,也不说回不回来看看。我看八成是不会回来了。”

    “她不回来?不回来我们可如何实施计划?”颜芷杏面露郁色,这与她的计划背道而驰,如何是好?

    “担心什么?为娘再给她写封信,她若真的不肯来,我和你爹就亲自去蒋家见她。到时候既能看到她儿子,套出你想要的话,又能在外面传出她不孝的名声,一举两得,岂不是更好?”宋氏斜翘着嘴角冷笑。

    颜芷杏眼睛一亮:“还是娘想得周到。”

    ……

    次日,颜松泉和宋氏等了半日,不见颜芷枫来,在宋氏的鼓动下,颜松泉决定前去蒋家。

    而颜芷枫此时哪有心思去管颜家的人。

    上午,她和舅舅一起去天牢里看望外公。

    在天牢里关了几日,虽然没有受刑,但蒋笑毕竟年纪大了,关在这种阴冷潮湿的地方,对他的影响也不小,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了许多。

    蒋笑看到颜芷枫的时候,大吃一惊,问她怎么回来了,轩王掘地三尺,要找她算账,她回秦都岂不是自投罗网?

    见外公身陷牢狱之灾,见到自己的第一句话却是关心自己,颜芷枫心里感动,更是坚定要把外公救出来的决心。

    探监的时间不长,只有一刻钟。

    老国公问完后,颜芷枫反过来问他,从他那里了解了下八年前那场战役。

    “当年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迟了,等赶过去,煜王带的将士死的死伤的伤,尸鸿遍野,极其惨烈。想不到煜王不仅没怪老夫,反倒是在这个时候唯一一个站出来替老夫说话的。”蒋笑感慨,眼眶微湿。

    “外公仔细想一想,当初您身边可有非常信任,而今却可能于您不义的人。”

    颜芷枫觉得能成为诬陷外公的证人,应是当初与外公亲近之人。

    亲近之人,没有设防,最容易伪造证据,而且,也最容易让人相信。

    蒋笑被说的一愣,想也不想地摇头:“没有,当初跟在老夫身边的都是蒋家的直系,都是与咱们蒋家一荣俱荣的家族,绝对不会害老夫。”

    “没有事情是绝对的,为了利益,兄弟尚可能反目,何况只是下属。况且,谁愿意永远屈居人下。如果此时有取而代蒋家的机会,那些人一定不会动心吗?”

    皇上想要铲除蒋家这样的百年大世家,必然会扶持新的世家。

    而从蒋家同派系的入手,不是最简单?

    蒋笑不是个糊涂老,听她这么说,焉会不明白她的意思,也清楚,这种可能性很大。

    他顿时陷入沉思。

    颜芷枫与蒋越风站在一旁让他静静回忆。

    当初那场战役时隔多年,在很多人心中却永远也无法忘记。

    不知过了多久,蒋笑沉声说道:“当年……老夫麾下有李家、杨家和殷家三家出来的将士,三氏都是附庸蒋家的家族。这些年来,他们也一直很安分。”

    “表面安分,内里是何心思,谁知道呢。”颜芷枫凉薄一笑。

    人心难测,表面一套背面一套的人实在太多。

    蒋笑沉默,倒也没反驳颜芷枫的话。

    “外公,您把当初与您一起出征的几个亲信写给我。”颜芷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