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626章 被咬了一口

作品: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把酒临风

    书快小说 www.shukuai.com,最快更新天才萌宝神医娘亲最新章节!

    第626章 被咬了一口

    夜二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为什么?”

    能把他震开的只有主子。

    主子为什么要那么做?

    秦琰煜沉声下令:“走!”

    “不!属下不能丢下主子!”夜二大喊一声,不顾被震开的伤再次向他靠近。

    铮!

    一柄剑直指夜二的喉咙。

    若非夜二后退得快,这一剑已刺穿他的喉咙。

    他躲得十分狼狈,双眼错愕地望着秦琰煜:“主子,为什么?”

    为什么主子要用这种决绝的方式逼他离开?

    “马上走!别再让我说一遍。”秦琰煜声音冷酷,“否则,你再不是夜部的人。”

    这句话的杀伤力比那一剑更加伤人。

    夜二惊呆,双眼大睁,怔怔不语,准确而言,是惊得不知该说什么。

    恰在此时,凌乱的脚步声迅速逼近。

    敌人冲过来了!

    秦琰煜冷厉的目光从夜二身上转到敌人身上。

    背对着夜二道:“夜二!”

    从他嘴里念出这个名字,透露出沉怒之意。

    夜二咬咬牙,往后退去。

    他想到了冷夜,此时此刻才真正体会到冷夜的难做。

    主子的命令不能反抗,可是为了保护主子,有时候真的不能不反抗。

    但冷夜的前车之鉴让人不敢不听。

    冷夜只是被厌弃,好歹依旧是夜部的人,自己如果违背主子的意志,就什么都不是了。

    就在夜二后退一丈时,一道门从天而降。

    夜二目光不离秦琰煜。

    他捕捉到对方微晃的背影,心中大惊,忽然反向前冲。

    然而,他的动作慢了一步,门横亘在二人中间,挡住夜二去靠近的秦琰煜步伐。

    “主子!”夜二惊道。

    其余暗卫察觉到不对劲,退回来,看到门,亦是神情震惊。

    方才以一己之力吸附所有毒气的秦琰煜,瞬间被敌人团团包围。

    而夜部的暗卫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法帮上一点儿忙!

    砰砰砰!

    暗卫一下下撞击着门,但这扇门坚固无比,以先天强者的内力都无法将其摧毁。

    再看里面,幽冥楼的人把秦琰煜围在中间,并没有马上动手。

    不知是因为心存警惕或者上位者下了命令。

    忽然,秦琰煜发出一声嘶吼,如受伤的野兽。全身衣发无风自动,看上去好似走火入魔,又不是走火入魔。

    夜二看到这一幕,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不好,主子毒发了!”

    这种状态他不是头一次见,主子深藏在体内的火毒复发了!

    今天明明不是十五,为何会火毒会提前发作?

    而且主子之前火毒复发时的状况明明已经有所好转,可眼前的他,好像毒症反而加重。

    夜二急得脸色煞白。

    眼下不仅夜莺不在,而且主子又困在了敌人的包围圈里,简直是雪上加霜。

    “夜二,我们现在怎么办?”夜九急问。

    “我也不知道,都怪我,方才不该退后的。”夜二自责。

    只是眼下自责无用,他们必须尽快把主子救出来。

    否则,主子会有生命危险。

    就算没有幽冥楼,以主子此时的状态,看上去也十分危险。

    他们不停地撞击着那道不知用何材质铸成的门。

    地宫入口发出一道道沉闷响亮的撞击声。

    而秦琰煜的状态也越来越糟糕,眼睛发红,面容狰狞,处在了理智的边缘。

    幽冥楼好似清楚他此刻的状态,都没有贸然上前,全都往后退,不过依然包围着他。

    一个身姿婀娜的女子从黑暗中走来,缓缓靠近秦琰煜。

    火光照在她的脸上,呈现出一张惊心动魄的娇颜。

    夜二看到女人出场,面无血色,厉声喝斥:“站住!”

    江芷韵脚步一顿,裙摆波澜如水莲,她侧眸瞥了眼夜二,似笑非笑地说:“你确定要我停下?”

    夜二一噎。

    他们主子现在需要女人,可是以主子的洁癖,是不会碰其他女人的。

    以前不会,有了夫人以后更加不会。

    况且,这个女人明显不安好心,他不信她会为了救主子牺牲她自己。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放开主子,我们或许能……”

    江芷韵笑着打断他的威胁:“堂堂煜王爷以及他的亲卫夜部暗卫,我岂会不知。”

    夜二眸子微睁,随即哑然。

    是啊,对方挖好了坑等着他们跳,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来历。

    江芷柔走近秦琰煜,不防被他抓住。

    他的手如同铁爪,抓在她的肩膀处,力气之大,几乎要把她的肩膀捏碎。

    江芷柔秀眉轻蹙,出掌推开他。

    不料他的力气如此之大,她一下没推开,而他承了一掌,吐了血,却没有松手的意思。

    此时江芷柔在他眼里就如同恶狼眼中的肥羊,哪里舍得松手。

    江芷柔对上他慑人的眼神,心跳漏了几拍,惊慌之余带出几分悸动。

    她对自己的反应有些讶异,很快被一种兴味所取代。

    有趣!

    她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游戏。

    她忍着痛伸出手,摸上秦琰煜的脸。

    “住手!”看到她“轻薄”他们的主子,众夜部暗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个女人居然敢拿脏手碰主子,罪该万死!

    江芷柔把那些叫嚣当成了愉悦的催化剂,嘴角牵起玩味的笑,手摸着男人的脸,毫不意外的细滑。

    “天下第一美男么?”她把他当成了玩物,纤纤玉指在他的面部游移。

    可她面前的男人此时早已失去理智,哪里会忍受得了这些前戏,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对着她的嘴吻……

    夜二等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幕,想死的心都有了。

    主子醒来所有人都要惨了!

    咻!

    破空声极速而来,一支细如发丝的银发射向江芷柔的后脑勺。

    江芷柔察觉到身后的危险,瞳孔微缩,想要躲开,下巴却被面前的男人禁锢着,无法移开。

    “该死!”此时她哪里还有半分玩乐的心思,心中警铃大作,她清楚若不躲有多危险。

    她只能反手挡住自己的后脑勺。

    紧接着手掌心刺痛袭来。

    一声惊呼从江芷柔的檀口中逸出。

    滚烫的热度扑在她的脸侧。

    紧接着,她的侧脸被重重咬了一口。

    “啊!” 江芷柔痛得眼泪掉出来,尖声吼道,“把他给我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