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667章 谈条件

作品: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把酒临风

    书快小说 www.shukuai.com,最快更新天才萌宝神医娘亲最新章节!

    第667章 谈条件

    “我哪里知道。”乐乐被人抓了多次,抓着抓着都习惯了,此时十分镇定,小声叮嘱了月雅一番,然后来到了石门前。

    刚刚蒙面黑衣人在墙上按了开关,石门才能打开。

    乐乐看得一清二楚。

    他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副铁勾,射到墙壁里,人跟着飞到半空中,小身板儿吊在那里,手在墙壁上摸索。

    找到了!

    乐乐手指头摸到一处凹凸不平的地方,摁了下去,石门缓缓打开。

    他跳落到地面。

    转过身,发现月雅正眼神古怪地看着他。

    “我是不是很帅?”乐乐挑了挑小眉毛。

    月雅盯着他:“你身上怎能藏那么多东西?”

    从在马车里到现在,他都拿出不下五样东西了。

    乐乐闻言一愣,糟糕,被发现了!

    不过乐乐是什么人呀!

    他人小鬼大,精得很!

    他立马冷静下来,面不改色地对月雅说:“我学过变戏法。”

    “变戏法?”月雅惊奇地睁圆了眼睛。

    “是啊,这可是雨儿姐姐教我的,不信你看。”乐乐说着手腕一翻变出一朵花来。

    那是一朵漂亮的会发光的花,名为星辰。星辰花在漆黑的山洞里发出淡淡的蓝色的微光,星星点点犹如天上的繁星,十分漂亮。

    月雅眼睛一亮,又惊又喜:“好厉害!”

    “那是当然!”乐乐翘着嘴角,不无得意的回答。

    他把星辰花塞到月雅的手里, 扭头蹑手蹑脚地朝石门外面走去。

    月雅嘴角往上弯了弯,望着手里的星辰花,小脸微红。

    “跟上,别发呆了!”乐乐走回来拉她的手。

    月雅睫毛轻轻扇动,犹如翩飞起舞的蝶翼。

    石室外面还是一个山洞。

    山洞里只有水流滴答的声响。

    乐乐拉着月雅的手悄悄的往外面走,两个小不点儿脚步轻,在山洞里被滴水声掩盖。

    没有任何防守,因而他们异常顺利地离开山洞。

    外面崇山峻岭,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路,只有头顶上一颗冷月,投射下银色的光芒。

    “接下来要怎么走?”月雅眼神茫然的看向乐乐。

    “跟我来。”

    乐乐拉着月雅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前方突然传来悉悉率率的声响。

    乐乐心里一惊,连忙拉着月雅躲起来。

    之前抓他们的那一群黑衣人从树丛后面走出来,一众黑衣人中间簇拥着一个身穿深色锦袍的男人,他的脸上带着一副鬼面具,看不清面容。

    很显然,刚才这群黑衣人是去请这个深色锦袍的男人过来。

    乐乐盯着他的背影,秀气的眉毛紧紧靠拢在一起,是这个人下令抓自己的吗?他是谁?为什么要抓自己?

    正要走进洞里的男人忽然停下来,豁然转过身,犀利的目光直直看向乐乐和月雅藏身的方向。

    “主子?”一个黑人试探的询问。

    “出来!”鬼面具男人道,平静的语气却令人毛骨悚然。

    乐乐和月雅躲在草丛后面,紧张得不敢呼吸。

    一个黑衣人走上前,手里的大刀缓缓举起,在月色下面泛着冷色的光芒。

    草丛后面,月雅惊恐的瞪大眼睛,不由自主张嘴想要尖叫。

    乐乐眼疾手快地捂住她的嘴巴,以防暴露两个人的位置。

    眼见着黑衣人逼近他们,乐乐学着野猫叫,双手双脚着地,随着猫的姿势跑开。

    “主子,是只野猫。”黑衣人手一顿,转身拱手向鬼面具男人禀告。

    “呵!”男人嘲讽似的冷笑了一声,“蠢货。”

    黑衣人含胸缩背,不敢多言。

    只见男人手指微抬,金色光芒一闪而过,疾风掠过树梢,草丛,径直射向逃窜而过的“小野猫”。

    “乐乐小心!”被乐乐留在原地的月雅一直关注着鬼面男人的动静,清楚的看到了他放暗器,心里焦急不已,登时忘了乐乐的嘱托,喊出来提醒乐乐。

    金色的光芒所经之处,植物如烧焦般枯萎。

    乐乐听到月雅的提醒,扭头瞟了一眼,迅速闪身避开。

    轰!

    金芒从乐乐身边飞过,射中一棵大树。

    三人合抱的大树以点为心,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似被巨剑一斩为二,分开来倒地。

    沉重的树冠撞击在地面上,好似地震一般,大地都在颤动。

    月雅刚松了口气,胳膊突然传来剧痛,她被一个黑衣人悬空提起。

    月雅这时才想到自己的处境堪忧,她扭着身子喊:“放开我!”

    “让她闭嘴,吵死了。”鬼面男人淡淡地说,话语里透露出一丝杀气。

    “是!”黑衣人立刻点了月雅的哑穴。

    乐乐避开一劫,看到月雅被制住,逃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本意是用自己引开敌人,谁知这丫头自己暴露出来。

    此时埋怨也没用,得想个办法逃脱魔爪。

    乐乐站在原地,目光直直落在鬼面男人身上。

    他一眼就看出此人乃是黑衣人的主子。

    “你们要抓的人是我,放开她。”

    鬼面男人朝手下看了一眼。

    两名黑衣人向乐乐走去。

    “先放了她!”乐乐警惕地后退。

    鬼面男人嘴角斜勾:“小东西,你没有资格和本尊谈条件。”

    “是吗?我现在要走,你以为你们拦得住我?”乐乐以谈判的姿态反问,他小脸自信,仿佛他真的想走就能走掉。

    “哦?你可以试试。”

    乐乐不去看月雅,眼睛只盯着鬼面男人。

    一大一小,无论是身高或者气场,都相差甚远。

    然而小人儿表现出来的淡定却超乎寻常。

    鬼面男人眼底闪过兴味之色。

    他看也不看月雅,根本不打算用她来威胁乐乐。

    只见他薄唇轻启,幽冷的嗓音如寒冬里刮入洞穴的风,回荡在空气里:“开始吧。”

    竟是打算看一看乐乐到底能如何逃脱他们的围剿。

    乐乐咬咬牙,转身就跑。

    月雅,你等等,我去搬救兵来救你!

    他传音对月雅说。

    “你……我等你。”月雅害怕得牙齿打颤,就连传音都在发抖。

    鬼面男人没有马上下令让人去抓乐乐,蒙面黑衣人俱簇拥在他身边,没有他的命令,无人敢擅自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