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675章 偷偷和娘亲做坏事

作品:天才萌宝神医娘亲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把酒临风

    书快小说 www.shukuai.com,最快更新天才萌宝神医娘亲最新章节!

    第675章 偷偷和娘亲做坏事

    “是我。”白青儿从门外走了进来。

    雨儿几个都松了口气。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白青儿道:“我睡不着,忽听到这边有异动,便过来看看。”

    她的视线落在被捆绑着的几个黑衣人身上,眼里露出讶异之色:“他们是……”

    “杀手。”雨儿没有隐瞒。

    白青儿闻言顿时露出紧张的神色:“杀手?谁要杀你们?没受伤吧?”

    “没事,几个杀手还没那么大的能耐。”雨儿走向她,“青儿姑娘,早些回去歇息吧。”

    白青儿面露难色。

    “我……”

    雨儿停在她面前:“怎么了?”

    “我怕。”白青儿不好意思道。

    雨儿看了眼她的脸,即便是晚上,白青儿的脸上依然戴着面纱。

    而面纱下是怎样一张脸,雨儿再清楚不过。

    体谅白青儿之前所受的苦,雨儿没有勉强她独自离开。

    “我陪你回去。”

    白青儿扫视一圈屋里的人,咬了咬唇:“我……可以与你们留在这里吗?”

    “青儿姐姐想留就留下来吧。”乐乐出声。

    雨儿有些不赞同。

    虽说白青儿是替她们小姐受了罪,可那不代表什么秘密都要让白青儿知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

    雨儿感激白青儿,却不代表对她完全信任。

    以一个正常人来讲,因为他人而遭受如此厄运,都不可能平心静气地对待对方。

    因而,她对白青儿是有几分戒心的。

    “乐乐,你的缠死铃不要暴露了。”

    他们是乔装打扮在此,纵然被轩王识破,能瞒一点是一点。

    她话是用密语传音的。

    站在她身旁的白青儿睫毛轻颤,眸底晃过一抹幽光。

    乐乐歪着脑袋看看白青儿,回雨儿姐姐:“没事,我把缠思铃藏在袖子里,她看不到。”

    雨儿挑了挑眉:“好吧,你心里有分寸就好。”

    ……

    激烈的战斗持续中。

    倒下去的黑衣人越来越多。

    眼见着无法攻破颜芷枫他们的防线,隐藏在暗处的人吹了声哨,黑衣人如潮水退去。

    秦琰煜落到颜芷枫身边:“没事吧?”

    颜芷枫气息微喘:“没有内力,持久力不行。”

    顿了顿,她又道:“但感觉不错,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地打一场了。”

    秦琰煜闻言失笑:“你若想打,我随时都可以陪你。”

    “那能一样吗?”颜芷枫睨他一眼,“和你打,又不能放开了打。”

    “担心我受伤?”

    “不,担心你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害我受伤。”

    秦琰煜莞尔一笑,答案还真是出人意料。

    颜芷枫把沾满鲜血的软剑扔给暗卫:“回后院吧,主力军在这里吸引咱们的注意力,想必后院也不会清静。”

    到了后院。

    乐乐似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从屋里奔出来,像一只小狗,蹭了蹭颜芷枫的大腿。

    “站好了,多大了好意思撒娇。”颜芷枫把他从自己身上扯下来。

    乐乐眨眨眼:“娘亲不是说孩儿还是孩子吗?”

    颜芷枫挑眉:“你已经长大了。”

    “娘亲骗人,前几日娘亲才说孩儿还小,不让孩儿跟您出去。”乐乐噘嘴,跑到秦琰煜身边,晃着他的手指告状,“爹爹,你说对不对?”

    秦琰煜唇角轻勾:“你娘说的不错,你长大了,从小孩子长成大孩子,大孩子不会和父母搂搂抱抱。”

    嗯,尤其是男孩子,过了五岁后就应该和孩子他娘保持距离,这叫男女授受不亲。

    乐乐用脑袋顶了他一下:“哼,爹爹莫要以为孩儿不知,你是想独占娘亲才这么说的!娘亲是我的,我就要抱!”

    说着,跑回颜芷枫身边,张开双臂抱紧她的大腿,小脸侧抬,朝秦琰煜露出得意的小表情。

    “羞羞羞!”身后响起南九的取笑。

    乐乐立刻松手,转身白了南九一眼:“哼,某些人没有娘亲抱,嫉妒了。”

    南九一听,小脸泛白:“你胡说什么!”

    颜芷枫察觉不对,出声打断他们:“刚刚打跑了不少坏人,你们在后院有没有遇到黑衣人?”

    “有!”乐乐气呼呼地说,“娘亲,是坏蛋轩王派来的杀手!”

    颜芷枫闻言微愣,轩王?

    他怎会知晓他们的行踪?

    都离秦都十万八千里了,那个家伙竟然仍然跟他们过不去。

    当真是不死也要作死吗?

    颜芷枫又问了乐乐从黑衣杀手口中了解的情况。

    轩王此时尚在大秦,黑衣杀手来自杀手门,他们收钱办事,与轩王并无深厚关系。

    至于轩王为何大废周章买凶杀人,颜芷枫暂时弄不明白。

    “我让人查一查。”秦琰煜沉声道。

    他没有对某些人赶尽杀绝,某些人却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他的底限。

    泥人还有三分脾性,何况是他。

    让下人收拾残局,众人回屋睡觉。

    翌日一早,一道圣旨颁到了玉府。

    由于昨晚太晚睡,圣旨到的时候,大伙儿都还在睡觉。

    听到有宫里的太监来宣旨,玉府上下皆是一脸懵。

    “圣旨?娘亲,这里的皇帝认识咱们吗?”乐乐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小胖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小嘴打了个秀气的哈欠。

    颜芷枫翻了个身,背对着门:“不知道,问你爹。”

    乐乐闻言,低头看向睡在床外边的秦琰煜。

    “爹爹,皇上认识我们?”

    秦琰煜掀开被子,坐起来,看了眼还没完全睡醒的儿子,以及完全不打算理人的娘子,嘴角浮起淡淡的笑。

    “或许认识,或许不认识。”

    乐乐听了更糊涂了:“如果不认识,为什么要给我们下旨?”

    “还睡吗?不睡起来洗漱,我们一起出去探个究竟。”

    乐乐歪头思考了三秒,然后动作缓慢地点了点头,显然仍未完全清醒过来,还有些迷糊呢。

    秦琰煜失笑,双手插在他的腋窝,把他从床上提了起来。

    一大一小梳洗打扮好,乐乐回头望一眼床上的娘亲:“爹爹,不叫娘亲吗?”

    “你娘昨晚累了,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乐乐闻言眼珠子一转,贼兮兮地小声问:“爹爹,你昨晚是不是偷偷和娘亲做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