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 14 章

作品:偏执娇宠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煊辰

  中场休息的时间过于长了些,卓谦牧都喝了好几罐饮料了,于是开始四处去找消失的两对人。

  他经过储物间时,凌骁正好拉着唐诺出来。

  这两个人氛围不对,一个面色潮红,一个满面春光,卓谦牧心里直接万马奔腾,决定明天开始就去找女朋友,今日份的狗粮实在太多了。

  凌骁朝他看去,卓谦牧随意地拨弄着额前的碎发,作死地来了句,“表哥,这么快的吗?”

  此话一落,凌骁若有所思地凝视着他,卓谦牧想把自己舌头咬掉,他只是想打破尴尬,没想到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那个,哈哈,我去找路姐和轩哥。”说完,立马撒腿就跑了。

  而另一边,路凝和邱子轩一看也是面目红润、嘴唇红肿的情况,卓谦牧直接不说话了,快步遁走。

  中场休息过后,麻将换成了扑克,凌骁像是和卓谦牧干上了,死死压住他的牌,不到一个小时,卓谦牧迅速破产。

  卓小少爷内心是奔溃的:不就是说了句你快嘛,至于这么心狠手辣地报复吗?

  最后搞得只要凌骁在牌桌上,卓谦牧直接就不敢玩了。

  玩牌的时候,唐诺被凌骁强势地揽在臂弯里,这么多人看着,这姿势太过暧昧。唐诺敲了敲他的手臂,示意他放开。

  凌骁不依,甚至搂得更紧了,美其名曰,“我教你打牌。”

  唐诺小声喃喃,“这么多人,不太好吧。”

  凌骁环顾了周围人一圈,凝声问,“咦,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众人摇头,对这种公然秀恩爱的行为在内心齐齐表示:凌少,你太骚了。

  牌局持续到将近凌晨,唐诺靠在凌骁的臂弯里,温暖且熟悉的怀抱,令她没来由地放松,眼皮不一会儿就沉了,睁开又半垂下去。

  唐诺在半睡半醒中,留存着一律思绪惊叹自己对凌骁的依恋与放心。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身上Fahrenheit内敛的木质醇香,习惯他安全有力的臂弯,习惯有他的拥抱才能安眠。

  安格尔说过,贪念会毁掉心灵的纯质。一旦起了贪念,欲念的沟壑便无法得到满足。唐诺悲哀地发现,她好像偷偷地培养了贪念,而这个贪念和一个叫凌骁的男人有关。

  凌骁有一半的注意力放在了唐诺身上,他瞧了眼腕表,指针快到唐诺平常睡觉的时间了,打完手上这局,直接把牌给推了,表示自己不打了。

  卓谦牧双手环胸,狐疑地问,“不是吧表哥,好歹是纵横怀市的夜店小王子,这才几点就走?”

  他最后几个字说得极轻,因为凌骁用极为凌厉的目光示意他别吵到唐诺。

  凌骁将沉入梦境的人轻轻抱起,抬头朝牌桌上的几个人颔首,“先回家了,唐诺要睡觉。”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在众人眼前,牌桌上的人还保持着一幅见了鬼的表情。

  谁见过冷面夜店小王子顾家的呀?

  卓谦牧搓了搓泛起的鸡皮疙瘩,率先打破沉默,“挖……槽,我已经不认识我表哥了。”

  路凝惊得合不拢嘴巴,一把抱住邱子轩的胳膊,目光亮闪闪得像是发现新大陆,“你说得对,凌骁只对唐诺心软,看得我好羡慕嫉妒呜呜呜。”

  邱子轩轻咳一声,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递给路凝,“乖,拿去花吧。”

  路凝开开心心地收下,还不忘留下花式夸赞,“哥,你是全世界最好的,最帅的、最靓的仔,在我心里谁也比不上你。”

  邱子轩和柯祈哲目瞪口呆:这一对奇葩的大撒币和戏精组合……

  *

  凌骁刚走到沙发边准备拿外套,唐诺颤动着睫毛,缓缓睁开了眼。

  “天亮了?”

  半睡半醒的唐诺放下了矜持、从容、镇定的外衣,傻乎乎的倒显得非常可爱。

  凌骁把她放下,拿过大衣给她披上,面上的笑容惊艳了刚睡醒的人,“现在回家。”

  大门打开,刺骨的寒风吹在脸上,唐诺瞬间清醒了。

  天空还是一片墨黑,屋外的飘雪早就停了。在南方,若是晚上不下雪便没有积雪的可能。唐诺有些失落,目光落在院子里积起的浅浅薄雪止不住地遗憾,她好几年都没看过白雪皑皑的世界了。

  凌骁微蹙着眉,将她的失落收进眼底。

  银灰色的顶级跑车在暗夜的车流里前行,深夜里本该冷清的车道依旧繁华。唐诺还不知道,原来在跨年夜里还有这么多人会出来玩。

  车子越往前行进,车流量越多,唐诺诧异,这不是回凌宅的路。

  “下车。”

  车外的风正劲,唐诺裹紧了衣服,惊奇地问,“这是哪里?”

  高楼的灯光在倒计时,汇聚的人群手拿着荧光棒,脸上写满了兴奋与快乐。

  “5,4,3……”“嘭”

  漫天的烟花散开,枯寂的黑夜绽放着绚烂的花朵,那一霎的美丽永远定格在唐诺的脑海里,就如辛弃疾写的“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她找不到更好的句子形容这场斑斓的星雨了。

  凌骁款款向她走来,这个人就算在火树银花的美景下,也不让丝毫妖冶。

  “给你。”

  泛着冷色清辉的荧光棒被递到了唐诺面前,她有些愣神,周围都是些蹦蹦跳跳的小孩或者青年在挥舞着,她从来就没有玩过,太闹腾的事情她向来是被禁止做的。

  凌骁从身后将她圈住拥入怀里,厚实的手掌握住她被冻得发冷的双手,细长的荧光棒被塞进了她的手心。

  “唐诺”

  “嗯”

  凌骁握着她的手轻轻挥动,荧光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全市禁烟,只能玩荧光棒,”他埋在她颈部,温热的呼吸染红了她的耳朵,“玩过烟花火炮吗?”

  “没有。”

  在唐诺的认知里,这些都只有男孩子才会玩,她一直都是被禁止玩的。

  “真遗憾。”

  荧光棒又在空中划出了两圈,男人在她的耳边落在细碎的吻,慵懒的声音随风飘入她耳际,“唐诺,在我身边你永远也不用拘谨。”

  拘谨?想一想确实如此,唐家的规矩很多,她的母亲也秉承着严格的教育,从小她就不像别的孩子可以玩这也可以玩那个。要守的规矩多了,久而久之变得谨慎小心。

  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她可以不用拘谨。感动不可遏制地从心里头冒出,唐诺靠在凌骁身上,眼眸低垂,沉浸在他的温柔中,眼眶里氤氲着薄雾。

  凌骁转身站在她面前,抬手挽起她散落的碎发,轻轻抚上她的脸颊。唐诺微微抬起头,对上他深邃的眼眸,那里闪烁着最灿烂的星河

  “你想去找工作?”

  “啊?你怎么知道?”

  唐诺的表情有点懵,不知道他怎么会说起这个。

  凌骁又将眼底的人拥在怀中,拉过她的双手环着他,“邱子轩偷偷告诉我的。”

  “嗯。”唐诺有些紧张,不知道他什么态度,

  凌骁顺着她的长发往下,低下头,清雅的声音极其坦然,“请理解一个理工男的阅读理解能力,”他轻笑一声,继续说,“觅食的金丝雀和牢笼的故事,你不直接告诉我,我是听不懂的。”

  似乎是她的错,她确实不够直白,唐诺检讨了下自己,喃喃低语,“对不起,我应该告诉你的。”

  凌骁的唇角勾起了笑意,揉了揉妻子的脑袋,“明年好好找个工作。”

  此时,又一波烟火开始点缀夜空,凌骁的话也炸开了唐诺所有的感动和激动,她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双手克制不住地紧紧抱住他,脑海里的思绪翻滚着。

  “凌骁。”

  唐诺想着大概是她今生最大的勇气,她从他的怀中抬起头,忍不住将所有的想法袒露,“希波墨涅斯跑赢了阿塔兰忒,才能与她相守;珀琉斯因为宙斯之命才与海女神忒缇丝有斩不断的缘分。”

  凌骁静静地看着她,伸手抚着她的下颌,慢慢贴近,俊美的星眸略微勾人。

  唐诺与他对视着,没有退缩,将最后的问题说出,“所以,为什么?”

  她在问他们的婚姻,好在他懂得她的话。唐诺到底还是含蓄的,即使她认为她说得已经很直白了。凌骁笑了,是那种带着暖意的笑容,勾人心魄。

  “唐诺。”

  心跳难以抑制地加速跳动,像是等待凌迟,但这一刻,唐诺没有退缩,今晚她承载的温柔太多,她怕迷失在他的温柔下,会错了意思。

  “理由很简单。”

  烟花依旧喧闹,唐诺却将凌骁的声音听得极为清楚,“因为我需要你。”

  喑哑而醇厚的声音似乎深藏了很多意思,唐诺来不及参透里面的玄机,凌骁的吻落下。

  这是唐诺第一次没有排斥,甚至有些沉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耳边响起了欢呼声,但今晚的感动早已将的心塞满,唐诺再也没有心思去管外界的干扰,闭着眼,沉迷在他编织的似幻似梦甜蜜中。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情迷意乱,但她知道,从这一刻起,她愿意被这个男人蛊惑。

  漫天火树银花下,热吻的璧人羡煞了夜游的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