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 3 章

作品:总裁天天闹离婚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一城风雨

  杜卿一撒娇凌钰就没辙,勉强搂着他睡一夜,第二天不止受伤的脑壳疼,浑身都酸痛无比。尤其是给杜卿当枕头枕的那条胳膊,动一动就跟要断了似的。

  今晚他就算他跪下来求老子,老子也得单独睡一个床!吃早饭时凌钰默默告诫自己。

  杜卿感冒还没好透,早上起得有些晚,秘书这个点又没上班,两人只能吃医院食堂的饭。

  味道寡淡的清粥小菜,反复加热皮都有些粘乎的素馅包子,杜卿觉得对不住自家老公:“亲爱的你中午想吃什么,我让小陈打包带来。”

  凌总裁啃着包子无所谓地答:“医院食堂不就挺好,方便又省钱。”

  方便没问题,省钱是个什么鬼?杜卿怀疑自己听岔了,他老攻绝不是在金钱方面懂得节省的人,何况只是区区一顿午餐。

  他自作主张地说:“那还是带你常吃的那家粤菜,烤乳鸽,清蒸鲑鱼,豆豉鲮鱼油麦菜,再加个菌菇老鸡汤。”

  提到鲮鱼杜卿笑着曲指刮刮自家老攻挺拔的鼻梁,“记不记得我以前总爱叫你鲮鱼?”

  凌钰本着脸往后一仰,心说这男人举止也太轻浮了吧?一天到晚老对我动手动脚!还有他花钱怎么可以这么随便,两个人就敢点三菜一汤,呵呵,因为不是自己辛苦赚的钱才不知道省着点花。

  他闷闷不乐地咽着稀粥,拿手机刷新闻,无意中翻到司寇新出的春装大片时,凌总裁气得嘴歪眼斜:“这是哪个设计师的作品,丑得没眼看也敢往网上发,想让我们公司早日破产?”

  杜卿歪过头瞄一眼,咬咬下唇艰难地承认:“是我设计的。”

  当初给凌钰看设计稿时他直夸杜卿有天分,还说司寇多亏有杜卿在才能年年蝉联国内男装第一品牌,把他抱在腿上亲了又亲。怎么失忆还会改变一个人的审美吗?杜卿有些怀疑哪个才是凌钰的真实感受。

  为掩饰尴尬凌钰端起碗猛喝几口,试图亡羊补牢:“咳咳,也不是太丑,就是不够接地气,稍微改一改还是可以的。”

  杜卿皱眉,他到底在胡诌什么呀,接地气?我们是高端男装品牌为啥要接地气?难道要一位职场精英打扮得像农民工一样去上班吗?!

  凌钰划拉到身着银灰色高定西装的男模那里,开始给杜卿指点迷津:“小杜你看,内搭黑色衬衫太暗淡,显得整个人没有精神,换成大红的更好。”

  “外搭从上到下一个色没有跳跃感,建议西装西裤都改成渐变色。”

  “领带深蓝的太普通,调成荧光绿怎么样?”

  杜卿在脑海里勾勒一下老攻描述的穿搭,不禁虎躯一震,“那个……你还是安心养伤吧,工作的事等出院再说。”

  早上医生来查房,杜卿忧心忡忡地向他咨询:“我老攻好像不是单纯的失忆,连生活习惯和审美都改变了是怎么回事?”

  “具体说给我听听。”

  杜卿把起床后凌钰的表现讲给医生听,医生略一思索,摇摇头:“我从医多年还没遇见过车祸后性情大变的案例,稳妥起见我建议你咨询下精神科专家。”

  专家都要从网上预约挂号,杜卿排到两天后,还有得等。他也没敢告诉凌钰,他老攻傲娇着咧,平素最是要面子,知道了又得生闷气。

  中午小陈秘书过来送饭,见着凌总裁的惨样直抹眼泪:“呜呜呜,凌总,是谁把您撞成这样?那司机是不是没长眼睛啊。”

  她帅气堪比男模的凌总裁,如今鼻青脸肿头上缠满绷带,完全瞧不出昔日男神的影子,颜狗陈秘书难过得宛若刚失恋的小女生。

  听小陈秘书一说凌钰这才反应过来,他不记得事故过程,也不晓得后续解决得怎样了,要是让他赔钱那可万万不得行。

  见老攻用询问的目光望向自己,杜卿如实相告:“你是被拉活猪的卡车撞的,对方违规行驶进市区道路应负全责,我已经让公司法务部的人代为处理。”

  陈秘书嘴角直抽抽,不敢想象凌总裁与一车大肥猪相撞的绝美场景。

  凌钰听闻对方全责顿时放松下来,笑呵呵地指挥陈秘书布菜。等两位老总吃饱喝足,小陈把餐盒收拾好准备扔掉,凌钰忽然叫住她:“那个汤盆不是一次性的吧?”

  小陈把塑料袋举到面前仔细观察,“和别家的是不太一样,不过老板也没说要还回去。”

  “你用洗洁精洗干净,我要拿它装水果。”

  “啊?凌总您需要果盘的话,我这就去附近超市给您买一个。”

  凌钰竖起食指在面前摇晃,“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有现成的为什么还花钱买新的呢?”

  陈秘书呆若木鸡,她来司寇工作五年,从未从凌总嘴里听过这种话。她木然转向一旁的杜总,杜卿点点头,示意她按照凌钰说的办。

  情况比想象得更严重,杜卿觉得他等不到精神科专家的解释,有必要和老攻好好谈谈。

  “阿钰,你除了不记得我,还有没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

  不舒服的地方太多了!想把房子车子转移到我名下,想把公司股份要回来,想让你别有事没事就撩我,可凌钰忍住没说,他明白现在不是时候,狐狸精手段高明,他得从长计议才不至于翻车。

  “还好,就是头上的伤口有点发痒。”

  “那是伤口愈合的正常反应,”杜卿轻轻抚摸凌钰的头,“千万别用手抓,痒得受不了我帮你摸摸。”

  陈秘书给杜卿捎带来换洗衣物,他洗完澡才吃的午饭,此刻身上香香的很好闻。被摸着头的凌钰像在被顺毛的大狼狗,特想往杜卿怀里蹭。

  杜卿继续说:“关于我们的经济状况不知道你能记起多少,但有一点你可以放心,就算这辈子我们奢侈地过,钱也是花不完的。”

  杜卿怕凌钰不信,把手机里照片翻给他看:“这是去年你送我的限量版跑车,其实车库里还有几辆差不多的;这是我们在穆雅山景区的别墅,这是国外的;对了,我给你的那张卡不是全部资产,我们还有很多投资……”

  “我知道我很有钱,这和节约不矛盾。”

  凌钰心都在滴血:我竟然送他那么贵的跑车!竟然给他买那么奢华的房子!他绝壁不是因为真爱和我结婚的,全都是金钱的力量有没有?

  杜卿被老攻搞得无言以对,是啊,节约有什么错?也许他只是觉得旧物利用比较环保?

  主要凌钰以前太骚包,上过身的衣服从来不穿第二遍,车子刮掉一点漆就必须换新的,总是杜卿劝他不要太浪费,冷不丁凌钰说要节省,杜卿就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陈秘书把汤盆洗干净摆到餐桌上,顺手给两位老总洗了几个苹果,杜卿让她先回公司:“凌总受伤的事别说出去,免得大家担心,他还要静养几天才能开始工作,有什么事向我汇报就行。”

  陈秘书走后,凌钰啃了个大苹果,杜卿本想帮他切成小块,凌钰非说削皮太浪费,他要连皮一起吃。

  杜卿心说行吧,你爱咋地咋地,我要把你这些糗事一一记下来,等你病好了尽情嘲笑你!

  他打开笔记本忙工作,凌钰躺床上睡午觉,在杜卿以为他已进入梦乡之际,凌钰突然从床上翻身而起,一脸严肃地说:“小杜,我想来想去都觉得咱俩不合适,我们还是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