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古老家族(十四)

作品:机智笨探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笨笨阡陌

    孔氏家族的人真是多,我们几个在休息室往外看,很多男人从祠堂里走了出来。最少得有几十人。

    而走在最后边的就是孔佑晟,孔佑晟第一时间就来到了休息室。

    孔雪看了看孔佑晟问道:“弟弟啊。你们谈什么啊。谈这么长时间。。”

    孔佑晟叹口气说道:“还能谈什么啊。无非还是那些琐事啊。”

    孔雪也不会再说一下去了。在孔氏家族里,女孩子是不可以问家族会议的事。

    孔雪看了看孔佑晟说道:“叔叔呢。。”

    孔佑晟看了看孔雪说道:“叔叔啊。刚开完会,正在喝茶呢。。”

    孔雪说道:“那你告诉叔叔,我们来了吗?”

    孔佑晟说道:“我说了啊。叔叔说会第一时间来的。”

    孔雪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心里暗道:孔雪这个叔叔孔垂续,架子还是蛮大的啊。

    我们四个人又等了有十多分钟,那个叫谷叔的老人来到休息室。然后冲着我们说道:“孔雪啊。孔先生邀请你们进入祠堂。”

    孔雪看了看那个老人说道:“叔叔让我们进祠堂?”

    那个老人说道:“是啊。邀请你们进去。。”

    我看了看孔雪说道:“不是说,外人和女人都不可以进入祠堂吗?”

    那个老人笑了笑说道:“其实也不算是祠堂了。而是祠堂后边的休息室。。”

    我点头说道:“哦。。”

    我们几个人跟着那个老人走着。其实在祠堂里面,除了孔佑晟知道之外,孔雪和吴宇根本就没有进入过。

    可能家族的严格。严明的规定女人和外人是不允许进入孔氏祠堂的。

    我们来到一个风格雅致的小房间

    。

    我们刚进入房间,我就已经看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这个老人身穿青衣长衫,很有古代人的气息。但是头发并不是很长,很明显头发上有七成都是白色的。

    那个老人正在喝茶。看到我们进来了,也没有从座位上站起。

    我们几个人进入房间之后,那个老人说道:“孔先生。。。”

    孔垂续说道:“好了。。老谷啊。你去忙吧。”

    那个老人说道:“是。。孔先生。。”

    孔雪看了看吴宇连忙冲着孔垂延说道:“叔叔。。”

    孔垂续看了看孔雪和吴宇说道:“哦。。你们来了啊。。”

    孔雪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叔叔。。”

    孔垂续看了看孔雪说道:“我听佑晟说,你找我有一些事情?还带了一个私家侦探来?有什么事吗?”

    孔雪缓缓的说道:“不是什么私家侦探。。。嗯。。也是私家侦探。不过这个私家侦探叫李前进,是我老公吴宇的朋友。。。”

    孔垂续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看着孔雪说道:“私家侦探就是私家侦探,又什么是与不是的。。”

    敌不地科酷艘球战冷孤术接

    孔雪的话,仅仅说了一半,孔垂续就说道:“来。。先坐下说吧。。”

    敌地不不酷艘恨接冷情战鬼

    既然孔垂续让我们坐下,那也只好坐下说了。

    我们几个人纷纷的坐下。我看到孔雪似乎是很忌惮这个孔垂续。其实也对。从进来这个房间开始,这个孔垂续就一直都是板着脸。

    我心里暗道:怎么有一点点权利的人,都喜欢板着脸!生怕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笑容?

    我们几个人刚刚坐下,孔雪说道:“其实是这样,我的朋友李前进,是来帮我调查一些事情?”

    孔垂续说道:“调查什么事情?”

    孔雪缓缓的说道:“调查我父亲的死因?”

    孙远仇地方结学接阳指帆方

    当孔雪说完,孔垂续脸上一下子颤动了一下。不过短短的几秒钟里,连忙恢复了平静。

    孙远仇地方结学接阳指帆方  孔雪也不会再说一下去了。在孔氏家族里,女孩子是不可以问家族会议的事。

    孔垂续看了看孔雪说道:“胡闹?你父亲十八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还调查什么死因。”

    孙仇远仇酷艘学接冷方克克

    孔雪说道:“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在调查我父亲的死因,但是苦苦没有结果,所以我找来我的朋友来帮忙。确实调查出一些线索。”

    孔垂续看了看孔雪说道:“你们调查出什么线索来了

    。。”

    孔雪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

    因为孔雪知道我们几个人根本没有调查出什么线索,无非也就是得到了一些佐证而已。

    孔雪吱吱唔唔的说不出话来,孔垂续说道:“孔雪啊。你们到底调查什么了。。”

    我看这个时候孔雪说不上话。我连忙插话进来。

    我看着孔垂续说道:“孔老先生。。其实是这样,我们其实也没有调查出什么。只不过找到了当年,检验孔雪父亲的医生,闫立秋老医生。我们也追问了闫立秋老先生一些事情。。”

    当我说完,孔垂续缓缓的看了看我,眼睛里似乎带有蔑视的感觉。

    孔垂续说道:“你。。你就是李前进?”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李前进。。”

    孔垂续转头看了看孔雪说道:“孔雪啊。我看你是当了警察出息坏了。现在一点也不懂规矩。。。”

    孔雪看了看孔垂续不知道说什么。

    结科仇远酷结恨接冷早羽

    孔垂续说道:“你父亲已经死了十八年了。当时医生也开出了死亡证明,不知道你又瞎胡闹什么。没规没矩。知道吗?在孔氏家族里,女孩子只要是安分守己,孔氏家族就会给你一口饭吃。不要瞎胡闹。要不然触动了家法。恐怕我都保不住你们。。”

    我也不知道孔垂续胡说八道什么。不过我不知道孔氏家族里的情况,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不过我心里一直不明白,不知道是国法大,还是家法大。而且现在这个社会了,哪还有谈家法的。。莫非是黑社会?有家族的人不听话,还执行个家法?

    我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着。我看着孔雪,而孔雪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叔叔。我父亲虽然已经死了十八年了。但是我母亲一直对着父亲的去世,抱有疑问。那时候我们小,根本不懂什么。但是现在我们长大了。知道父亲的死有疑问,难道我们就不应该调查吗?”

    孔垂续看了看孔雪说道:“孔雪你的意思是,你们父亲去世了。家族的人就欺负你们了。不拿你们当孔氏子孙了?还是感觉你父亲被我们孔氏子孙害死了?”

    孔雪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叔叔!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孔垂续看着孔雪说道:“那你什么意思?”

    孔雪说道:“叔叔我的意思是很简单。我只想调查清楚我父亲的死因。。”

    孔垂续缓缓的说道:“你现在是警察,出息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不需要和我说这些。。”

    孔雪说道:“叔叔。。我不是这个意思。。。”

    孔垂续说道:“那你什么意思。。。”

    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孔老先生,其实这次来找您。我们是有一些事请教您。。”

    孔垂续翻了翻眼皮,转头看了看我

    。

    孔垂续说道:“请教我?我可不敢当啊。。。”

    我勉强挤出一些笑容来,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孔老先生,其实这次来,我们主要是想问问孔年熙老人家的一些事。。。”

    孔垂续听到孔年熙三个人,一下子转头看了看我。这时候孔垂续看我的眼神就和刚才不一样了。。

    艘仇不科酷结球由冷我结羽

    孔垂续仔细的看了看我,但是一直没有说话。

    孔雪说道:“我们找到了十八年前给我父亲救治的闫立秋医生,在闫立秋医生秒速的说,当时我父亲虽然没到医院救治就已经去世了。但是闫立秋给我父亲做了明确的检查,有理由怀疑我父亲是中毒死的。但是当时的院长是孔年熙,孔爷爷。在孔爷爷的压力下,闫立秋医生在我父亲的病历上,仅仅就是写了心脏麻痹而去世。。。”

    后远仇地方后球所孤科吉克

    孔垂续还没等听完孔雪的话,连忙就狠狠的拍了桌子一下,然后冲着孔雪叫道:“你在胡说什么。。。”

    不过没一会孔垂续,似乎感觉到自己身份的问题,一下子又连忙恢复了平静。

    孔雪缓缓的说道:“叔叔,这些都不是胡说。都是我们精细调查出来的。。”

    孔垂续说道:“你父亲已经死了十八年了,还有什么好调查的。。。”

    敌远科仇酷后球陌阳球闹情

    我摸了摸鼻子,看了看孔垂续。

    我内心里感觉这个孔垂续啊,有很多古怪的地方。

    孔雪看了看孔垂续,缓缓的说道:“叔叔。我知道可能有时候我们会不遵守孔家的家规。但是孔垂延是我父亲,我父亲死因可疑?难道我们当子女的?就不应该调查清楚吗?”

    孔垂续狠狠的看了看孔雪说道:“孔雪我知道你现在是个警察,不过不要胡闹?”

    结地地地情敌学陌孤恨独所

    我看着孔雪,有看了看孔垂续,我看得出来,这个孔垂续似乎是没有听明白孔雪的话。不过这个孔垂续确实是一个老古董,所以我了解,年轻人的话,根本这个孔垂续听不进去。

    结地地地情敌学陌孤恨独所  孔垂续还没等听完孔雪的话,连忙就狠狠的拍了桌子一下,然后冲着孔雪叫道:“你在胡说什么。。。”

    我心里暗道:本来是打算要问一下孔年熙的信息。但是我知道已经是问不出来了。

    我连忙看了看孔雪,意思是让孔雪不要说话。

    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孔老先生。您是孔雪的叔叔,也是孔雪的长辈,您说的话,雪姐姐自然会尊从,不过孔雪的父亲离奇的去世了。我想要换做是您的父亲离奇的去世,您也想调查个水落石出吧。。”

    孔垂续看了看我大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孔氏家族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个外人管了

    。。”

    我真的没有想到孔垂续会挡着我的面,骂我。

    我勉强笑了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我是个人而已。哦。。对了。。孔老先生。您应该是忘记了。我不是你们孔氏家族的人,好想你没有资格管我要干什么吧。如果您感觉您现在是族长不够发挥自己的权威的话,那么您就冲着您的子孙发威去,而不是我。。”

    我已经算是很给孔雪面子了。我最讨厌别人骂我是什么东西。这也有点太贬低人了。更何况我又不是孔氏家族的人,更加是没有必要给孔垂续面子,毕竟现在是和谐社会。哪来什么族长,就算是族长要装也轮不到在我面前装。

    我毫不客气的反击,好悬没把孔垂续从座位上气翻过去。

    孔雪看了看我,也没有说话。而孔佑晟平时就受这个孔垂续叔叔的气,自然也不说话。

    孔垂续脸都变青了。先是看了看我,最后看了看孔雪。

    孔垂续看了看孔雪说道:“好。。好。。长大了。。翅膀硬了。。”

    孔雪看了看我,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孔雪说道:“叔叔。我知道您是孔氏家族的族长,但是我父亲的死,我想和家族会议没有太大的关系,身为子女的我,我一定要调查出来我父亲当年的死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于家族的家规,我们这十几年一直努力的过活,从来没有对外惹是生非,也没有损坏孔氏子孙的声誉。我想叔叔这些您都知道吧。。”

    孙科不仇情艘学接冷艘仇术

    孔垂续看了看孔雪,狠狠的说道:“好。。好。。你现在当警察了。自然也不会把我放在眼里了。。”

    孔雪说道:“叔叔。。您是我的叔叔,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而且您一直都在我的心里,我打心里一直都很佩服您,多年来给孔氏子孙谋福利,管理孔氏子孙家族的事务。我也知道您是辛苦的。但是我父亲的死因,是我们家的事,也是我们子女应该做的事。所以我必然要调查的水落石出。。。”

    孔垂续可能也是年龄大了。被孔雪这么一说,搞的孔垂续半天说不上话来。

    我看了看孔雪,我用手摸了摸鼻子,然后好想是甩鼻涕的样子。其实我是想告诉孔雪,快点走。

    孙地仇科情敌学由闹毫月由

    孔雪看出了我的意思。

    孔雪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叔叔。。本来我是打算要问您一些事情的。不过我看来,就算是我问了,您也不会告诉我。。那孔雪我就告辞了。。”

    说着孔雪猛然的就站了起来,我和吴宇第一时间也是站了起来。我们三个人连忙就往外头走。

    只有孔佑晟缓缓的站起,冲着孔垂续说道:“叔叔啊。您好好休息。我们就回去了。。”

    不过孔垂续似乎没有精神搭理孔佑晟,只是简单的挥了挥手。

    我们几个人便往回走,边聊着天。

    孔雪看了看我问道:“前进啊

    。。”

    我看了看孔雪说道:“啊?雪姐姐有什么事。。”

    孔雪说道:“前进啊。现在应该怎么去调查啊。。”

    我笑了笑说道:“其实啊。现在咱们手里什么有效的线索都没有。与其这么跟无头苍蝇似得乱撞。不如静静的想想到底应该怎么办。。”

    孔雪说道:“是啊。。其实叔叔这个人啊!没什么的。就是有一些古板。”

    我笑了笑说道:“老人家都这样啊。。”

    孔雪说道:“前进,我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艘仇地地情后术陌闹战接地

    我笑了笑说道:“我能想到什么。只不过是有一些地方感觉到奇怪啊。。”

    孔雪说道:“什么奇怪?”

    我转头看了看吴宇说道:“宇哥啊。我估计啊孔年熙的档案,明天你又要去趟刑侦大队了。。”

    吴宇看了看我说道:“哎。。早知道啊。我就在刑侦大队带着好了。。”

    我笑道:“宇哥,信息和情报来说,对破案有很大的帮助。你受累了。。”

    吴宇看了看孔雪,又看了看我笑道:“这也叫受累啊。。不叫受累。。”

    孔雪说道:“前进。。你怀疑孔年熙?”

    我点头说道:“不是怀疑,我是重点怀疑孔年熙。以为身为一个医院的院长,有病人还没有到医院就死亡,其实这很正常。但是在医生检查的过程中,发现有可疑。必然是第一时间通知医院执勤的警察,但是孔年熙没有这么做。这一点很可疑。。”

    孙远科科独艘球战月通情结

    孔雪看了看我说道:“前进。你的意思是孔年熙和我父亲的死有关系。。”

    孙远科科独艘球战月通情结  我看了看孔垂续说道:“孔老先生。您是孔雪的叔叔,也是孔雪的长辈,您说的话,雪姐姐自然会尊从,不过孔雪的父亲离奇的去世了。我想要换做是您的父亲离奇的去世,您也想调查个水落石出吧。。”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嗯。。。”

    孔雪看了看吴宇说道:“你啊。明天把孔年熙的资料找仔细一点。。”

    我缓缓的笑道:“呵呵!想不到宇哥也是怕媳妇啊。。”

    吴宇看了看我笑道:“这个世界啊。没有怕媳妇的男人,只有尊敬媳妇的男人。。”

    本来是压抑的心情,被吴宇的这句话,把大家都给逗乐了。

    其实也好,这也算是苦中作乐吧。。。。

    < ="fps"></>< lass="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