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百四十三章 古老家族(三十四)

作品:机智笨探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笨笨阡陌

    谷叔看了看我说道:“你知道什么?”

    我笑道:“这个我不好说,不过我相信我知道的事情,谷叔你也知道。。”

    结不不不鬼艘学陌月我阳陌

    谷叔脸上颤抖了一下,缓缓的看了看我说道:“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看了看谷叔说道:“谷叔。。其实这几年你一直都在孔氏祠堂,孔氏家族的事情,你比我清楚,孔垂续当上了孔氏家族的族长,管理家族怎么样?你应该比我清楚,虽然我判断错误。但是最起码我知道知错就改。但是这个世界上,往往很多人,明知道自己错了。但是始终不肯承认错误。尤其是那种天大的错误,自己没有勇气去承担后果。。。别说仁义礼智信了。就是做个人,都他妈不配。。根本就对不起天地。。。。”

    谷叔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摇头。。

    我看了看谷叔说道:“谷叔。。你在孔氏祠堂待了很多年了。我估计你也看了不少儒家经典吧。儒家有很多好的学说。我非常值得承认。但是想想那些学说,别说千古年来有多少人能做到,我估计孔氏家族的子孙也做不到吧。。”

    谷叔依旧是没说话。

    我缓缓的说道:“可能你说我武断。但是谷叔你有没有想过,你见过一个人什么好事都做,就是不做坏事。。没有吧。。相反的。你见过一个人什么坏事都做,就是不做好事。。也没有吧。。。其实人生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善念和恶念。。不能说一个人做了错事,就是恶人。其实每个人都会犯错,只是看那个人犯错了。会不会用于去承担,用于去补救。谷叔。。我想身为孔氏家族的人,犯错了。居然不鼓起勇气承担,而是想方设法去遮掩。结果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你说这样的人还陪当圣人的子孙吗?”

    谷叔看了看我,颤抖的说道:“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

    我看了看谷叔说道:“谷叔。。你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好吗?我不是为了弥补我的错误。而是我不想让一个好人被冤枉而已。。。”

    结地地远鬼结恨陌冷方独由

    谷叔看了看我说道:“好吧。。。我只能把我看到的说出来。。。”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仔细的听着。。。。

    敌科不仇酷结球战月考鬼通

    我和谷叔一直聊着,聊了很多关于孔垂延的事情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打扰了谷叔半晚上,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天一亮我和查理霸就告辞了谷叔。

    后仇科仇情结察陌月酷后后

    在回家的路上,查理霸看了看我说道:“前进啊。。真是峰回路转啊。。。”

    我尴尬的说道:“峰回毛线个路转。。要不是我着急。。孔垂续也不会被冤枉了。。”

    查理霸看了看我说道:“这根本就不怪你。。其实前进你根本一点证据都没有,一切都是孔垂续自己承认的。。。”

    我点头说道:“没错。。我就是好奇一点,在我丝毫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孔垂续完全可以什么都不承认。我根本就拿孔垂续一点办法没有。但是孔垂续却自己承认了所有。。。”

    查理霸说道:“我估计啊。这个孔垂续就是个脑残。。现在已经很明确了。孔垂延的死,跟孔垂续一毛钱干系没有。。剪不断理还乱啊。。”

    我看了看查理霸说道:“我还要见见宋孝庭。。。”

    查理霸说道:“那就见呗。。。”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但是我不知道宋孝庭在哪里。。”

    查理霸说道:“你可以问吴宇啊。。”

    我说道:“我早就让宇哥调查了。这个宋孝庭啊!孤家寡人一个。。宇哥早就调查好了宋孝庭的资料。。”

    查理霸说道:“是吗?”

    我点头说道:“宇哥告诉我,这个宋孝庭啊。五年前,宋孝庭的女儿在北京出车祸死了。。宋孝庭的老婆也得病去世了。现在宋孝庭就是自己一个人生活,可以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基本上很难找到。。”

    查理霸说道:“难找到不代表找不到啊。。。”

    我点头说道:“话是没错。。但是确实这个案子,有很多的关键。。但是这些关键。都不在我的手里。。”

    孙地科远独艘察接阳陌科地

    查理霸说道:“我看啊。。这样吧。。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去找找这个宋孝庭。。”

    我说道:“擦的。。不会吧。。你能找到?”

    查理霸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啊。。我可以试试。。”

    我看了看查理霸说道:“你爷爷的啊。。你要是能找到。。你也太厉害了。。”

    查理霸笑道:“试试看吧。。”

    我点点头说道:“好。。能找到。。你就立了第一大功了。。”

    查理霸说道:“得。。赶紧回去吃早饭。。然后我好办事。。。”

    我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有办法。。。”

    其实我早就知道查理霸对找人这些事是非常有办法的

    。我相信,既然查理霸说能找到宋孝庭,那查理霸肯定能找到。

    其实我要是找宋孝庭也有办法。既然孔垂续可以找到宋孝庭,那我可以直接找孔垂续,不过我并不想通过孔垂续得知什么线索,因为这些都是相对的。孔垂续毕竟是孔氏家族的族长,无论智商还是情商上,远远都比我这个年轻人厉害,很有可能在无意间,我会透露一些案件有关的信息。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轻易去见孔垂续。

    我们回到孔雪家。若寒他们早就已经起来了。

    若寒看到我和查理霸是从外面回来的。若寒连忙冲着我喊道:“前进啊。你和查理霸去哪了。早上起来就看不到你们。。”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还能干嘛?当然是出去查案了。。”

    若寒说道:“吓死我了。。。”

    结仇仇仇情敌术接阳酷学阳

    查理霸看了看若寒笑道:“吓死你了?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俩还能丢了啊。。”

    若寒看了看查理霸骂道:“早上一起来就看不到你们,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呢。。”

    查理霸笑道:“前进这个笨蛋能出事我估计差不多。。我啊!绝对不会出事的。。。”

    若寒笑了笑,说道:“估计你俩也饿了吧。。。”

    后不仇科方艘学接阳早指陌

    我缓缓的说道:“还好。。。”

    查理霸说道:“还好?我早就饿了。。赶紧。。我先吃饭了啊。。”

    说着查理霸就跑到饭厅里吃饭。

    若寒大喊道:“查理霸洗手啊。。。”

    结地地不方艘学接月情球

    我缓缓的说道:“算了。。先让老鬼吃吧。。老鬼一会还要出去办事。。。”

    若寒说道:“怎么早上起来,雨林也不见了。。我还以为雨林和你们一起呢。。”

    我缓缓的说道:“我让雨林和雪姐姐出去办点事。。”

    若寒说道:“你们啊。吓死我了。。”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怕什么啊。老鬼和雨林都是蘑菇头,只有别人遭殃,哪有他俩会出事的。。。”

    若寒说道:“是啊。。我仔细一想,估计啊你们半夜就出去了。所以我才去做的早饭。。”

    我没有看到孔佑晟,因为现在才七点多一点,往常这个时间孔佑晟还没起来呢。但是看着孔佑晟的房间是空着。我心里暗道:孔佑晟去哪了。。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孔佑晟呢。。。”

    若寒看了看我说道:“孔佑晟啊。早上起来的可早了。。”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去哪了?你知道吗?”

    后地远不鬼孙术由月学方所

    若寒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去哪了

    。。走的时候孔佑晟也没说啊。。”

    我摇了摇头,心里暗道:孔佑晟要么是去上班,要么就是孔氏祠堂。多半也是工作。。

    我去水房洗手洗脸,刚出来,我就看到查理霸冲着我说道:“行了,我吃饱了。事不宜迟。我现在出去了啊。。前进啊。。等我消息。。”

    我看了看查理霸叫道:“好。。。”

    若寒看了看我说道:“这个查理霸啊。。到底在干嘛啊。。。”

    我说道:“当然是办正经事了。。”

    若寒说道:“哎。。你们啊。。真不知道你们搞什么飞机。。”

    我说道:“好了。。吃饭吧。。”

    若寒点了点头,说道:“行。。我去把阿姨扶过来。。”

    我笑道:“去吧。。”

    今天吃早饭,就我,若寒和那个老妇人。其他的人多没在。顿时间感觉有一点冷清。

    我缓缓的说道:“这几天都是大家一起吃饭。热热闹闹的。一瞬间有一点不适应。。”

    那个老妇人说道:“有什么不适应的。。以前啊。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吃早饭。。”

    我看了看那老妇人说道:“是啊。阿姨。。以后我们有时间,我们就过来看您。。”

    孙地科不方后学由月显通球

    那个老妇人笑道:“好啊。。好啊。。。”

    我吃完早饭就感觉有一点困了。

    敌仇不不独敌学所阳酷秘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若寒啊。你受累收拾一下吧。我回房间睡一觉。。”

    若寒说道:“好了。。去吧。。”

    连续两天没睡好觉了,当一切都放松下来的时候,确实感觉有一点累和困。

    我洗了一个澡,就回到房间里睡觉。这一觉睡的真是香,我都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我走出房间的时候,整个院子都非常的安静,只有那个老妇人的房间里,有声音不大的电视声。

    敌地地科独敌学接冷技我太

    我来到院子里抽了一根烟。可能是若寒知道我醒了,若寒才从那个老妇人的房间里出来。

    若寒看着我说道:“前进。。你醒了啊。。”

    若寒说道:“我做完晚饭,但是看到你睡的还那么香,所以我才没有叫你

    。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热热饭菜。。”

    我看了看若寒说道:“查理霸回来了吗?”

    若寒摇摇头说道:“没有。。。”

    我看了看自己兜里的手机。一个未接电话也没有,这就说明,去济南的孔雪没有联系我。在曲阜市刑侦大队的吴宇也没有联系我,在外边寻找宋孝庭的查理霸也没有联系我。

    我看到手机上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二十。我记得我是早上没到八点的时候睡觉的。看来我已经整整有十二个小时在睡觉。而我的那些伙伴,也是十二个小时没有联系我了。。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啊。。”

    若寒说道:“前进,我去给你热饭菜。。。”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若寒看着我没有精神头的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跑到厨房里给我惹饭菜。。

    可能是我感觉饿了吧。没一会的功夫,我就已经闻到了菜的香味。

    我摸了摸肚子,也确实感觉自己有一些饿。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有人大叫道:“好香啊。。。。”

    我一听到这个声音,我高兴的不得了。。

    结不地不鬼艘球由阳月战封

    我连忙冲着那门口看去,果然查理霸带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回来了。而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就是我在茶馆看到的那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那天在茶馆和孔垂续见面的男人。。

    我高兴的叫道:“老鬼。。你可算回来了。。。”

    敌仇地地情敌球战阳艘故敌

    查理霸说道:“爷爷的。。找这个老家伙,真是费劲啊。差一点就上天下海了。。”

    我看了看查理霸说道:“怎么了。。。”

    查理霸看了看我说道:“得了。。什么都别说了。。我都要饿死了。。前进啊。你看这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看了看那个老人家,转头我看了看查理霸说道:“没错。。就是他。。。”

    查理霸说道:“好了。。我什么都不管了。。我是又困又饿啊。。差一点就哏屁了。。”

    我笑了笑说道:“老鬼。。这件事你的功劳最大了。。”

    结远远远方后术所孤指帆我

    查理霸说道:“得了。。我现在什么都不管了。。累死了。。”

    我点头说道:“老鬼辛苦你了。。”

    我来到宋孝庭的身边,冲着宋孝庭说道:“宋老先生你好啊。。”

    宋孝庭看了看我,上一眼,下一眼的看我问道:“你是

    。。。”

    我缓缓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想你应该清楚吧。。”

    宋孝庭看了看我说道:“这。。这。。。”

    我笑了笑,我知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我冲着宋孝庭说道:“宋老先生。咱们去书房谈谈吧。。”

    说着我就拉着宋孝庭放书房里走。

    来到书房的时候,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把书架的那个机关打开。我拿出一根金条在宋孝庭的跟前,晃了晃。我连忙说道:“宋老先生。。这些金条你应该都记得吧。。。”

    宋孝庭当看到那些金条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磕磕巴巴的说不出什么。

    我看了看宋孝庭说道:“宋老先生,可能你不知道。当年孔垂延有一子一女,男孩子叫孔佑晟,女的叫孔雪。而我就是孔雪的朋友,就是负责找出十八年前的真相。也就是孔垂延死的真相。。。”

    当我这么一说,宋孝庭仔细的看了看我。宋孝庭缓缓的说道:“哦。。是这样。。。”

    我看了看宋孝庭说道:“宋老先生,我也了解一些你近年来的生活,五年前,你女儿在北京出车祸去世了。而你老婆也得了重病去世。现在就是你孤家寡人一个了。。。。”

    孙地不远情后察接闹艘陌术

    宋孝庭连忙打断了我的话,宋孝庭缓缓的说道:“报应。。报应。。这就是我的报应。。”

    我看了看宋孝庭说道:“其实整个事件,我大概是猜到了六七成而已。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些事。。希望宋老先生,你可以协助我。。。”

    宋孝庭看了看我说道:“你先知道什么。。”

    我看了看宋孝庭说道:“其实我就是想问你,当年你是不是知道了孔垂延的一个大秘密,然后用了这个秘密去要挟孔垂延卖了孔氏家族的土地。。”

    宋孝庭说道:“没错。。那时候九十年代处,到处都在发展经济,而曲阜市是孔子的家乡,必然会有大财团在这里投资,所以我联系了好几次孔垂延,但是孔垂延始终不肯卖掉后山的那片地。后来我发现了。。。”

    我看了看宋孝庭说道:“这些金子呢?”

    宋孝庭说道:“这些金子香港财团送给我们土地局的。不过当时为了给孔垂延一些甜头,这二十根金条,是我们土地局送给孔垂延的。。。”

    我缓缓的说道:“那就是说,当年土地局私自篡改合同内容,把地贱卖给香港的财团了。。”

    后地远地情后球由阳显陌

    宋孝庭缓缓的说道:“没错。。。”

    后地远地情后球由阳显陌  我缓缓的说道:“还好。。。”

    我摸了摸下巴,心里暗道:“果然是案中有案。。。”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