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一十九章 铁血童子(五)

作品:机智笨探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笨笨阡陌

    小÷说◎网 】,♂小÷说◎网 】,

    “其实这一次来三亚玩,主要还是想见一见景泽严博士,当年景泽严博士在我们学校讲课,已经深深的感染了很多当时的学子。”

    我对景泽严根本不熟悉,不过人就是这么奇怪。

    面对着老一辈的前辈,其实根本就不清楚他到底是谁,只是知道他是某个领域的佼佼者。可就是有一些人,都会有意无意的去奉承。

    尤其是面对一个已逝的前辈,往往都会说一些违心的话。

    这或许就是世界,这或许就是人类的世界。

    “我老爸平时身体很好,也非常喜欢锻炼。所以我老爸身体一直都非常的好,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间去世。”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对景泽严是谁根本不在乎,只是在乎景泽严到底是怎么死的?

    自从捡到那一箱钱之后,我心里隐隐的有一种不详的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

    我焦急的样子,深深触动了景小天。

    景小天叹了一口气,喃喃的说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

    “怎么?”

    我盯着景小天,感觉景小天似乎有什么瞒着我。

    景泽严是景小天的父亲,老爸死了,作为儿子居然不知道?这怎么可能。我心里暗道:肯定是不想说,确实很有问题。

    可能景小天也看出我的心思,叹了一口气,连忙解释着:“李神探,你别误会。我平时工作很忙,所以为了工作需要,我就在所在的医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所以很少回家。只有在休息的时候,才会回家和父母相聚。”

    我微微点了点头,但是没有说话。

    景小天继续说道:“那天我正在医院值班,就接到我老妈的电话。”

    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坐在景小天身旁的那个中老年女人。

    “当时我老妈告诉我,我老爸突发脑梗,被送往医院了。”

    “哦。那天是几号。”

    “三月十九号。”

    我瞬间就是一愣、那一天不就是查理霸出院,三亚市举办马拉松比赛的那天吗?也是在那一天,我们捡到那个箱子。

    我摸着下巴,沉思了好半天。

    “景泽严博士最近身体怎么样?”

    “我老伴身体一直都很好,平时也经常锻炼,我老伴最喜欢跑步了。所以在很早之前,就报名了马拉松比赛。”

    这一次说话的人不是景小天,而是一直坐在景小天旁边的中老年女人。

    我转头看着那中老年女人问道:“阿姨,那天的情况你还记得吗?”

    那女人点头说道:“记得,我老伴很早就起来了。离开家的时候,就告诉我,他去参加马拉松比赛。每一天的马拉松比赛,我老板都会去,所以当时我也没在乎,谁知道到了中午,我就接到了电话。”

    “电话?是谁打给你的?”

    “是警察打给我的。警察告诉我,我老伴倒在路旁,是好心人送我老伴去医院的。谁知道,谁知道。”

    说着说着那女人还流下了眼泪。

    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劝阻那女人好。不管怎么说,那是一个陪在着几十年的另一半,突然间死亡,确实家里人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我摸着下巴沉思,心里暗道:或许这一箱子钱,就是景泽严的。不过我不明白,景泽严去参加马拉松比赛,带那么多钱干什么。

    我看着那女人连忙问道:“阿姨,您是亲眼看着景泽严博士出门的吗?”

    那女人看着我点头说道:“是啊。”

    “那景泽严博士早上出门的时候,您知道景泽严博士都带什么出门的吗?”

    那女人一皱眉,努力的回想着,然后喃喃的说着:“没有什么啊。那天我老伴穿着一身休闲服,吃了早饭之后,就开车出门了。”

    我摸着下巴说道:“那景泽严博士出门的时候,有没有拿过一个爱华士的箱子。”

    那女人摇头说道:“没有。”

    我一咧嘴,心里暗道:确实有一些奇怪。

    那女人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最近日子,也不知道我老伴怎么了,回到家里,不是焦躁不安,就是坐卧不安的。可能是平时工作就很忙,很累吧。所以我老伴去参加马拉松,我还是很支持的,谁知道。谁知道。”

    说着说着那女人又开始哭泣了。

    我偷偷的看了看若寒一眼,不管怎么说,若寒是女孩子,女人和女人之间,相互安慰作用还是很大的。

    若寒明白我的意思,连忙凑到了那女人的身边。

    我沉默不语,心里只有一件事非常想不通。

    那就是那一箱子钱到底是不是景泽严博士的。如果不是景泽严博士的,为什么那一箱钱里会有景泽严的照片。

    我坐在那冷静的思考着,心里想着会不会调查的方向错了呢?

    我看着景小天问道:“医院的报告怎么说?”

    景小天回道:“我老爸是死于急性脑梗。至于引发急性脑梗的原因有很多。”

    我虽然不是学医的,可是有两种急性使人死亡的病,我还是知道的。

    一个是脑梗、一个是心梗。这两种病可以突然发病,使人猝死。我小的时候,那时候还和父母住在一起。我就有亲人因为心梗这个病,突然死亡。

    表面上看着那人身体健康,岁数不大,可是这两种病突发起来,确实很难让医生及时抢救。

    至少现在看来,景泽严的死应该没有可疑。

    但是那一箱钱,现在依然是没有找到失主。

    我并没有告诉景小天,我们来找景泽严的目的。并非是我贪图那一箱钱,而是几千万的钱,对于一个富豪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景泽严要是拿出那么多钱,景家的人也会知道。景小天不提,那就说明,那一箱钱应该不是景泽严的。

    我又陪着他们聊了一会,那些可有可无的话题,我实在没有心情去听。

    “不打扰了。真是遗憾,这一次来三亚来看看景泽严博士,居然会发生这么不愉快的事。”

    景小天叹口气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李神探,居然是我父亲的学生。”

    “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着我站起,伸出自己的右手和景小天的右手握在一起。

    “节哀顺变。”

    其实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不管怎么样,景泽严的死,对于景家人来说,是一个不幸的事情。

    景小天送我们离开了景家。

    “这几天家里很忙,招呼不周。”

    “哪里话。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联系我们。”

    能够相见,或多或少也算是一种缘分。我也是发自内心的很想帮忙景家。不过又一想,景泽严博士,怎么说也是一个处在上流社会的人,要巴结景家的人,也一定不少。

    话可以这么说,可是我也没有留下我们的联系方式,这也是一种社会的虚假友情。嘴上说一套,而实际上根本没有意义。

    离开景家别墅,我长出了一口气。

    李白看着我说道:“前进,看来景泽严和那一箱子钱,没有关系。”

    我点头,表示赞同。

    我在兜里掏出了一支烟,点上之后,喃喃的说着:“看来线索完全断了。”

    我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贪心是人类共有的特点,尤其是对钱的贪心,已经不可想象。为了钱,可以出卖朋友,陷害亲人,这样的事件比比皆是。

    面对着一箱子的钱,难免会眼前发亮。

    我也是一个普通人,对着一箱子钱,也会有着贪婪的欲望。可是我更加明白,这个世界没有馅饼、只有陷阱。

    到现在我依旧是认为,这一箱子钱,极有可能是某种阴谋的开端。

    “前进啊,现在去哪?”在我身边的若寒,拉着我的胳膊说着。

    我一咧嘴,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若寒。

    现在我们这边,已经分成了两派。

    我是非常坚持找到那一箱子钱的失主。李白是非常支持我的。若寒更加是不用说,而查理霸和雨林,似乎对分钱更加感兴趣。我一再的坚持,查理霸和雨林也没有反对。不过他们两个人,刚加选择的是不惨和。我让李白去调查照片里的人,李白就毫不犹豫的去调查。查理霸和雨林则是提都没提,依旧是我行我素,照样吃喝玩乐。

    不能说他们不对,只是大家想法和做法不同而已。

    “查理霸和雨林,今天干什么,你知道吧?”我冲着若寒问道。

    “好像他们去海边游泳去了吧。雨林说,前几天看到了一张传单,传单上在海边有一个海边烧烤。估计今天雨林和查理霸去那玩了。”

    早上查理霸和雨林就没有找过我,查理霸知道,我肯定是在调查照片上的人,所以他俩直接结伴去玩。根本就没有告诉我和李白。

    我叹口气,喃喃的说道:“要不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在哪。”

    “找他们?”

    我点头说道:“嗯,现在不找他们,也不知道去哪。”

    李白说道:“那现在还调查不调查了?”

    我笑道:“调查?怎么调查?照片上就有一个景泽严,现在景泽严都死了。还能调查谁?”

    我们一直顺着路口走出别墅群,在马路上拦截出租车。

    正好远处有一辆出租车行驶而来,我指着若寒说着:“现在就给查理霸他们打电话吧。问问他们在哪。找他们去。”

    “好。”

    若寒打电话给雨林,这才知道雨林和查理霸并没有去沙滩晒太阳,也没有去吃什么沙滩烧烤。而是和查理霸去了海洋馆。

    三亚这里就是一个旅游的胜地,当然旅游的景区、好玩的场所非常多。

    我们跟查理霸汇合的时候,查理霸和雨林,正在一个饮料馆里喝东西。

    一看到我们三个人一起来了。查理霸便没有好气的埋汰着我们。

    “怎么样?你们三个人这么快就来了。不是去调查照片上的男人吗?现在调查清楚了?”

    我才懒得搭理查理霸。

    “服务生。”我挥手叫来了服务生。

    我们三个人点了一些冷饮,我坐在椅子上毫无精气神的看着查理霸和雨林。

    似乎查理霸已经猜到我们调查的结果,就是徒劳无功。

    查理霸喝着自己的饮料,还时不时的偷笑。

    看到查理霸的样子,真想一拳头打在查理霸的脸上。

    “下午你俩有什么打算。”

    查理霸看着我说道:“打算,当然是玩了。”

    “是啊。我知道你俩最喜欢玩了。所以问问,下午你俩打算去哪?”

    “去哪?当然是海上乐园了。”

    “海上乐园?”

    “废话,来海南,要么是去天涯海角,要么就是找跟水有关系的地方。天涯海角,那么一个破地方,你和若寒都去过了。我以前也去过,实在没啥意思。”

    我喝了一口冷饮,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若寒只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游泳,对其他的都没有兴趣。

    要是去海上乐园玩,我倒是也很赞同。

    既然暂时没有了调查方向,就算是闷头躲在一个地方,也是毫无进展,不如现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之下,好好的休息,让自己清空一下脑子。

    现在若寒和雨林的假期也没结束。只要在若寒和雨林回学校报道之前,找到那丢钱的主人,也算是功能无量了。

    而且我也想过,如果真是找不到丢钱的主人,以查理霸和雨林的性格,也只有把钱分掉了。

    贪心是每个人必有的,只是我害怕,因为贪心,而引来更大的麻烦。

    查理霸和雨林自然不会想到这一点,玩的依旧是那么疯。

    也只有我和李白,一直沉默不语,就算是在海上乐园,我们两个都是一个站在一边,沉默寡言,我想着我的事情,李白想着他的事情。

    “喂!你们两个干嘛呢?下来啊。”

    雨林一边喊,一边朝着我和李白泼着水。

    “前进,李白,你俩不会来着做我们的观众吧。”

    说着查理霸右手一划,大量的水,全都洒在我的脸上。

    “你大爷的。”

    我一个健步就跳入水里,朝着查理霸就是快速的泼水。

    查理霸大叫道:“哈哈,前进,就凭你。”

    瞬间我们几个人就在水里打起了水仗。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天空中,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团黑烟。

    起初我们都没有在意,大概过了有十多分钟,就听到就消防车的大喇叭声音。

    查理霸大叫道:“擦。这么扫兴,这是哪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