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八十四章 青铜瓷之密码(十五)

作品:机智笨探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笨笨阡陌

    “快看,刘彪。”薛涛说道。

    薛涛的车子开到刘彪家超市的门口。我和薛涛正看到,刘彪一家三口,正在超市门前打羽毛球。

    刘彪和他儿子刘昆两个人相互之前打着羽毛球。刘彪的老婆在一旁乐的嘴都合不上。

    “爸爸,你轻点。”

    “好!”

    薛涛和我在车里没有下车,而是安静的坐在车里,顺着车窗外看着刘彪一家三口。

    我心里非常的清楚,作为一个警察,总是有一些职业病。大多数的警察,遇到黑势力的份子,往往都是深恶痛绝。大多数的警察,都认为那些黑势力的份子,就算是坐牢。出来了之后,也依旧会做一些违法的事。

    对于警察来说,并不是他们对人有歧视。而是警察所面临的工作,都是一些狡猾的人。面对的时间久了。那种感觉是深入骨子里。

    所以很多人害怕警察,其实警察的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是他们工作时候养成的。

    我微微一笑,在兜里掏出了一支烟。

    “薛涛,你还感觉刘彪是杀死秦老局长的人吗?”

    薛涛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

    “刘彪不是有不在场的证据吗?”薛涛喃喃的说道。

    看到薛涛那阴冷的样子,似乎还是对刘彪没有改观。

    我摇头笑道:“第一,谁都有犯浑的时候。年轻时候的刘彪,确实是一个黑势力的老大。可刘彪已经做了十一年的牢了。或许你不相信一个人可以改过。但是我相信。”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薛涛冷冷的说道。

    我摇头笑道:“话是没错。但是现在刘彪已经不在是少年。已经四十来岁的人了。牢也坐了。家庭也有了,我相信刘彪以后,绝对不会在犯浑。当然了,世事难料。可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那就拭目以待吧。”

    我吸了一口烟,看着薛涛说道:“对了。你听没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每个人,每件事都逃不过时间的考验,时间不会包庇坏人,真坏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假好人,信任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一把双刃剑,当你给了你相信的人,对方就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保护你,二就是拿着你的信任伤害你。”

    薛涛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前进,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感性。”

    我抽了一口烟,心里暗道:果然薛涛不明白我的意思。

    也难怪,作为一个刑警,有时候对于那些黑势力的份子,有一些偏见,其实很正常。

    我转头看着车窗外,看到刘彪一个中年的大叔,和家里人一起开心的笑。这样的场面,确实是非常吸引人的。

    可能是我们的这个车子在停下的那一刻,就已经引起了刘彪的注意。刘彪时不时的朝着我们这辆车上望来。

    “看,那个老狐狸发现我们了。”

    我笑而不答。连忙打开了车窗,把烟头扔了出去。

    薛涛连忙打开了车门,而我也跟随其后。

    原本一脸笑容的刘彪,顿时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那个女人看到我们下车,直奔刘彪走去,最开始还以为我和薛涛是去超市买东西的。可那女人一看到我,顿时想到,之前我是来找过刘彪的。

    “妈妈!有人来买货了。”

    一旁还在玩着高兴的小男孩,冲着那女人高声的喊道。

    薛涛刚要冲着刘彪说话,及时就被我拦了下来。

    那女人也装糊涂般的朝着我们走来。

    “两位是买烟,还是买酒啊?”

    我笑道:“我和刘彪是朋友。找刘哥有点事。打扰你们了,嫂子。”

    我说话还是很客气的。

    并不是因为我害怕刘彪。而是我不想让这么一个和谐的一家,因为警察的出现,让他们害怕。

    男人最难做的就是浪子回头。

    毕竟刘彪已经做了十一年的牢。也正是因为我坐过牢,所以我深刻的明白,坐牢的那一份辛苦。

    刘彪的脸色阴沉,刘彪当然知道我是谁。而刘彪在秦嵩墓前,也见到过薛涛。当然知道薛涛是警察。

    或许警察和黑势力天生就是天敌,两伙人彼此之间,都是仇视着对方。

    当刘彪看到薛涛的时候,刘彪的脸上不光是一点笑容都没有,眼神之中似乎还露出了一丝的敌意。

    “带着儿子进屋。”

    短短的几个字,顿时让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那女人停顿了一秒钟,顿时明白了刘彪的意思。

    “儿子,赶紧进屋做作业。”

    “妈妈,我还没有玩够呢。而且我的作业都做完了。”

    那女人连忙拉住那小男孩,连忙说道:“走!马上就要开始动画片了。进屋看动画片去。”

    那女人拉住了那小男孩,就朝着超市里走去。

    在超市门口,就只剩下我、薛涛、还有一个拿着羽毛球拍的刘彪。

    刘彪看了看我和薛涛,脸色阴沉的说道:“你们还来找我干什么?难道还以为是我杀死你们的秦局长?”

    薛涛看到刘彪的那个样子,脸色也是阴沉。

    尤其薛涛本来就是一个会不怒而自威的样子。说话总是那么**。

    薛涛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我拦住。

    “刘彪,你千万别误会。这一次来找你。总体来说,是找你帮忙的。”

    “帮忙?我可帮不上你们什么。”

    薛涛连忙指着刘彪叫道:“刘彪,你别不是好歹。”说着薛涛还朝着刘彪一点一点靠近,眼神之中凶狠的望着刘彪。

    我转头横着眼看着薛涛,摇头示意薛涛不要说话。

    刘彪本来也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刘彪转头看着薛涛,不由自主的朝着薛涛还走了几步。刘彪和薛涛两个人的距离,仅仅就是一个人的距离。

    但是两个人的眼神,似乎都带着火。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现在只是一个奉公守法的人。如果你们想要栽赃我什么。那就请你们拿出证据。”

    我急忙说道:“刘彪,你千万别误会,这一次来,我是真心的找你帮忙的。”

    “对不起,我实在是帮不上你们什么。”刘彪横了薛涛一眼,刘彪说道:“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和家人在身边。我希望你们不要骚扰我。”

    “你。”薛涛被气的半天说不出话。

    而刘彪似乎也不服输,根本也不正眼搭理我们。说完那句话,刘彪转身就要朝着超市里走去。

    我急忙叫道:“刘彪,我们已经找到杀死秦局长的犯罪嫌疑人了。”

    我这一句话,顿时刘彪停下了脚步。

    刘彪转头看着我说道:“是吗?”

    “当然。”我回道。

    刘彪眼角看了看地面,然后看着我说道:“那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来找我。”

    我在兜里掏出了一支烟,还多拿出了一支烟,朝着刘彪扔去。

    我点上之后,就朝着超市前的那个椅子那走去。我很自然的坐在椅子上,然后示意叫刘彪也坐在椅子上。

    刘彪看了看我,无奈也坐在了椅子上。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一个人。”

    “谁?”

    我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啊。”

    刘彪沉思了一下,连忙说道:“于海。”

    “对!就是他。”我抽了一口烟,然后看着刘彪说道:“其实这一次来,我只是希望你多帮帮我,多说一些关于于海的事。”

    “于海?”

    “对。”

    刘彪抽了一口烟,喃喃的说道:“我知道的并不多,因为我和于海根本就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对那个于海印象那么深刻呢?”

    刘彪自己说和于海不熟悉,但是那天看刘彪说于海的时候,印象是非常深刻的。所以我清楚,刘彪应该不是和于海不熟悉,只是刘彪不愿意说而已。

    刘彪抽了一口烟,看着我说道:“我没有骗你。我和于海不是在一个监房里。而且我们每天都要工作。那个于海每天除了工作之外,从来都是不说话的。”

    “跟谁都不交流?”

    刘彪点头说道:“没错,跟谁都不交流。”

    我摸着下巴,喃喃的说道:“这就怪了。那你为什么会对那个于海印象那么深刻呢?”

    刘彪抽了一口烟,连忙说道:“当然了。毕竟我以前也是。”当刘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我和薛涛。而薛涛根本就没有正眼看刘彪。

    刘彪喃喃的说道:“一个人有没有才华,或许看不出来。但是一个人是不是人才,通过长时间的观察,绝对能看出来。”

    “那就是说,你感觉于海是个人才了?”

    刘彪抽了一口烟,喃喃的说道:“人才不敢保证,但是于海绝对是一个人物。”

    “那倒是啊。”我抽了一口烟。

    毕竟刘彪以前是混黑势力的,可以这么说,能混黑势力的,还能成为老大的人,绝对都不简单。毕竟他们那些人思考问题的方式,于正常人不同。所面对的人,也和正常人不同。自然有他们识人的方法和方式。或许这就叫英雄相惜吧。

    “具体说说可以吗?”我看着刘彪问道。

    刘彪喃喃的说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对。在我印象里,只是感觉到那个于海,是一个爱说话,不爱与人沟通的人。但是发生了一件事,让左右牢房的人全都记住了他。”

    “对!我来就是要问这件事的。到底当年监狱里,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你印象那么深刻。”

    这是我迫不及待要知道的事情。我看到刘彪的烟要抽完了。我连忙又在兜里拿出了烟盒,也拿出了一支烟递给刘彪。

    刘彪接过我的烟,点上之后,狠狠的吸了一口。

    “我想想啊,当时应该是一零年的十一月份还是十二月份来着。于海进入到北郊监狱。发生打人事件,应该是一三年的过年之后。”

    “那就是说,去年的过年了?”我急忙说道。

    刘彪连忙点头说道:“是的。我记得很清楚,那是过年假期的最后一天。当时我们走在操场上休息。突然间不知道因为什么,于海狂性大发,先是不停的朝着墙壁挥打,随后有几个人看不惯于海,就和于海吵吵起来,到那时那几个人全都让于海给打倒了。随后有两名狱警跑到操场上制止。但是也都被于海给打倒。这一下,整个操场的人都震撼了。随后跑出了好几名狱警要制服于海。但于海一个人就跟那些狱警厮打起来。”

    说到这里,刘彪不由自主的抽了一口烟。

    似乎这件事对于于海来说,印象是非常深刻的。

    这一点都不出奇,在监狱那个地方,就是喜欢欺软怕硬。真要是出现一个能打的人,一个人打十多个人。顿时那些所谓的恶人,都会害怕。

    这一点我们在江西的监狱里,已经得到过证实。

    “后来呢?”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后来?当然是那些狱警制服了于海。把于海按在地上,于海不能动的时候,于海大声的喊着。”

    “他喊什么了?”薛涛连忙叫道。

    刘彪看了看薛涛,抽了一口烟,迟迟不肯说。

    薛涛不耐烦的冲着刘彪叫道:“快说啊,他喊什么了?”

    我知道,刘彪不是不愿意说,只是刘彪看到薛涛,脸色就会难看,两个人不打起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怎么可能会让薛涛如愿。

    我冲着薛涛轻微的摇了摇头,示意叫薛涛不要说话。这才让薛涛后退了好几步。

    刘彪横着眼睛看了看薛涛,最后看着我说道:“于海在打架的时候,除了喊,根本就没有说过话,就算是被狱警制服,于海也没有因为身上的伤而叫喊。所以于海在地上被制服,喊出的那几句话,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

    “他到底喊什么了?”

    刘彪抽了一口烟,喃喃的说道:“说什么秦嵩我擦你大爷,你陷害我。我要宰了。扒了你的皮,什么什么。”

    “什么?于海在监狱里说了这样的话。”

    这个薛涛真是耐不住性子,没有想到又开口说话。

    原本刘彪就讨厌薛涛,薛涛还不停的说话,这样下去,刘彪必然不会多说什么。

    我横着眼睛看着薛涛,薛涛连忙悟了悟嘴巴,不在说话。

    “后来呢?”

    “后来的事,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当然了,一个打狱警的人,你以为那些狱警会轻易的绕了于海吗?当然于海的下半年,糟了不少的罪。无缘无故的被人打,还被狱警欺负。”

    我抽了一口烟,喃喃的说道:“果然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刘彪好奇的看着我,连忙问道:“怎么?你是说,秦老局长真的是于海杀死的?”

    我刚才那是脱口而出,当我意识到我失言了。急忙尴尬的摸了摸头发。

    而我这尴尬的样子,顿时让刘彪意识到,有一些事还是少知道微妙。

    刘彪连忙说道:“我知道就这么多,其他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想知道。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和家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