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飞蛾扑火

作品: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瓦猫

    待感觉到脖子上的剧痛之时,他方发出一声怒吼来。

    体内的力量汹涌,直直的砸在美姬近在咫尺的美姬身上。

    “砰”的闷响之后,更多的鲜血从美姬口中涌出,可她却死死的咬住那中年男人的脖子,体内的力量亦在那一瞬间倒转。

    楚梦寻怒声爆喝:“美姬,你敢!”

    他步子一迈,猛地便向美姬抓去。

    中年男人却是暴怒。

    脖颈本就是人体软肋,他不妨之下,被一口咬住了脖子,这会只觉呼吸都不均匀起来。

    他抓住美姬,用力的外扯。

    可美姬却死死的抱着他,牙齿狠狠的咬进他的脖颈,双眼里,不断的有眼泪往外涌。

    她打小,便没遭过这样的罪。

    能让她这般痛苦的,也只有楚梦寻了。

    听到楚梦寻的怒吼,美姬牙齿咬的越发用力,体内的力量逆转的更加迅速了。

    她害怕的闭紧了眼睛,可怜兮兮的神念传了过去:“梦寻,你别过来……”

    楚梦寻就要抓住她的那一瞬,一只手猛地将他给扯了开去。

    在那一瞬间,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炽盛的白光炸开。

    恐怖的力量将虚无都给崩裂开来。

    楚梦寻身子一抖,神情也从僵滞,变得扭曲。

    “楚城主,快带着八古门离开!”

    八古玉被塞到他手里。

    楚梦寻扭头,看到满身是血的夏辛野。

    在他身后,是奋战的八古门的门人,每一张,都是熟悉的面孔,可却像是飞蛾扑火一般,不断的被毁灭。

    夏辛野郑重道:“一切都拜托了!”

    他向他重重行了一礼,而后便转身向战场杀去。

    楚梦寻看着那块染了血的八古玉,远处是中年男人愤怒的嘶吼。

    他身形一动,转身向破碎的虚空掠去,再没有回看战场一眼。

    战场上,谁也未去看楚梦寻,只奋力的拼杀着。

    聂羽鲜血里沐过似的,举着长剑嫌弃道:“慕容,你练的这剑委实不好用。”

    慕容栎托着断臂,咬牙切齿道:“有得用就不错了!”

    辰逸眨了下眼睛道:“我觉得我们可能打不过他们,可能要死了。”

    司徒南浴血而笑:“生不能同日,死却能同穴,不枉我们同窗一场。”

    一向好脾气的君岚也忍不住了,气急败坏道:“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调笑,我们马上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啊!!”

    中年男人满身是血的从爆炸的漩涡中迈出。

    阴森的目光扫过整个战场,可却哪里还有那楚梦寻的身影。

    他牙齿咬的咯咯响,看着还在奋战的其他人,阴沉怒喝:“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

    星河内。

    雾雨猛地惊醒过来。

    她仓惶的跑到星卦前,掌心绿光萦绕着,随着绿光的涌入,那卦象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她整张脸都变了,转身便向外跑去。

    小小狐有些吃惊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雾雨却顾不得与他解释,踉跄着向外跑去。

    小小狐眨了下眼睛,而后站起身来,跟着她向外行去。

    然寻常可随意进出的星河,此时却被娘亲给封印了。

    这鬼背山怕是有娘亲要避讳的东西,否则怎会将他们关在这里,不让出去?

    然雾雨却急的直落泪。

    小小狐挺直了背脊,正色道:“有事说事,哭什么?”

    雾雨面色苍白:“八古门……出事了!”

    小小狐一怔道:“八古门?”

    这个地方,他偶尔听提起过,好像是娘亲的家人们都在那里。

    雾雨眼泪直掉:“出事了,真的出大事了!”

    她怎么就这么马虎呢?这些日子,只关心着小草,居然忘了给家人卜一卦。

    小小狐小脸微微变幻:“谁干的?”

    “青帝家族!”雾雨无法出去,只能抹着眼泪,给小小狐说。

    小小狐小脸严肃:“你先冷静,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急也没用。”

    雾雨想冷静,可却冷静不下来。

    哥哥们的命星都消失了啊!

    青帝家族定然出手,让八古门遭了大难了!

    此时。

    云锦绣正盘膝坐在草房子里。

    之前,她只是觉得这个地方有些熟悉。

    时间太远,以至于现在的地界与亘古时的地界,有了极大的出入。

    可方才她却无意间在这里感觉到了规则的力量。

    沿着那规则,细细追寻,云锦绣渐渐发现,这里,竟然便是云火构建规则之地。

    父神当年构建天地人三界之时,曾用本源之心定天地,云火如法炮制,用了一座玲珑宝塔做为整个地界的心脏。

    那玲珑宝塔乃是父神送给云火的生辰礼,以前看着只觉得是座普通的小塔,也没什么用处。

    当时地焰倒是看中了,要拿自己的生辰礼与云火换,云火当时想也没想的便答应了,可后来,地焰实在没研究出个门道,便又给她换了回去。

    当然,云火研究了许久,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只知道,父神给的东西,定然不是普通之物,可她又毫无用处,便将这小塔用在了这里。

    云锦绣根据记忆,尝试着寻找着那小塔的踪影。

    重重规则交错,云锦绣的神念在那规则里穿梭。

    规则是云火构建,然在此刻云锦绣看来,依然是个奇迹。

    远古之时,三界分崩六界,各界的规则也受到了许多的影响,地界自然也不例外。

    可即便这规则有所损坏,可整个的规则框架依然稳妥。

    只是现在的规则因损坏,变得与记忆中大不相同,云锦绣小心的让神念在规则中穿梭。

    这般寻找了许久,云锦绣的神念放在一个被规则包裹的巨大圆球前停了下来。

    那实在是个古怪的圆球,圆球之上,缠满了金灿灿的规则线,远远的看去,像是个巨大的线球一般。

    圆球之上,探出几道细细的规则线来,延伸至远方。

    难道,这便是当年的那座玲珑塔?

    只是记忆中的玲珑塔似乎不是这个样子……

    云锦绣顿了顿,神念化形,还是向那圆球走了过去。

    规则线干系到整个地界的框架,牵一发而动全身。

    何况,这些规则线,皆是十分锋利的东西,寻常人碰到,定然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当年的云火是尊神,自然不怕,可此时的云锦绣却是肉体凡胎。

    是以她小心翼翼的避过一道又一道的阵线,就在她要接近那圆球之时,却是听“嗖”的一声,什么东西猛地窜了过来。

    云锦绣还未回神,身子便猛地向那圆球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