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五十七章:谁魅惑了谁?

作品:美男榜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小鱼大心

    她们竟然有机会给王爷跳舞?若被看中,那岂不是一步登天?哎呀呀,想想就激动得难以自持。

    众人噗通跪下,娇滴滴地道:“恭迎王爷。”

    二王爷温和地道:“本王来秋城游玩,只想尽兴而归。”向上抬了抬手,“不必多礼,都起来吧。”

    众人口称:“诺。”纷纷站起身。

    二王爷笑着看向秋月白,意有所指地道:“秋城之行,真是令人期待。”

    秋月白不接二王爷的话,却道:“饕餮盛宴,虽是民间杂食,确实别有一番滋味。可尝。”

    二王爷摇扇而笑。

    唐佳人听见秋月白的声音,眯眼看向魏紫坊的大花船,竟与他的目光相对。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心虚,却还是缩了缩脖子,用“我看不见你、你便看不见我”的蠢方法,躲开了秋月白的目光。

    秋月白的眸子沉了沉,有怒火在冰山深处燃烧,旁人却看不透他半点情绪。

    二王爷道:“来,歌舞继续。”

    风月楼和魏紫坊的姑娘们开始载歌载舞,各自拿出看家本领舞动起来。一时间,热闹非凡,却也杂乱得很。

    魏紫坊的人见二王爷和秋月白的目光被风月楼所吸引,立刻换了调调儿。她们解开了衣带,露出了修长的脖颈,探出了秀美的大腿,围着二王爷和秋月白跳起了撩人至极的舞蹈,真真儿的让众人大饱眼福。

    与此同时,四名脸覆薄纱的女子,抱着琵琶从船舱里走出,手指翻飞,佳音绕梁。

    二王爷赞道:“妙!”

    风月楼的人见此,竟也要变路子斗下去。

    唐佳人咬下肉干上的一块肥肉,吐到娇梅的脚下。

    娇梅一脚踩上,直接后仰倒地,摔得眼冒金星,惨叫连连。老鸨白晓冉忙给百合等人使了个眼色。百合等人搀扶起娇梅,就要向船舱里退。娇梅却不想走,扭着身体还想跳。

    白晓冉怕贵人怪罪,狠狠地瞪了娇梅一眼。

    娇梅怕白晓冉,不敢再争,被搀扶了下去。

    魏紫坊的老鸨垂眸扫了白晓冉一眼,皮笑肉不笑地抖了抖嘴角,那叫一个得意。

    白晓冉对着二王爷和秋月白施了大礼,这才让人将小花船向后退出些距离。

    这一局,风月楼败。

    旁人不知道唐佳人的所作所为,秋月白却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中。他猜,果树开花不想和二王爷有所牵扯。为何不想?若果树开花就是唐佳人,这一切都变得不言而喻。二王爷定是抓了唐佳人的那位神秘王爷。若果树开花不是唐佳人,这便是另一个谜题。

    唐佳人偷偷抬眼,看向秋月白,但见秋月白正垂眸看着她,她也不知想了什么,竟做出插人双目的剪刀手,对着秋月白恶狠狠地比划了一下。

    秋月白转开头,看向魏紫坊的歌舞,唇角勾了勾。暗道:唐佳人假扮六王爷时,看他的眼神就像饿狗盯着肉骨头,用垂涎三尺来形容不为过。而果树开花,却并非如此。一个人的眼神,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不知为何,尽管很多事都在证明,果树开花就是唐佳人,他却总在尝试找到一个点,反驳掉所有的证明。也许…… 是因为,唐不休的那份认真吧。

    且让唐不休守着他的蘑菇,且让他将果树开花留在身边。谈不上多喜欢,却因难得的不反感,想要…… 拥有。

    秋月白这一笑,竟令四人的琵琶走了音,令四人的歌舞踏错了点。

    至此,秋城又有一语传出——月白笑,舞儿乱,弦儿掉。

    秋月白这一笑,杀伤力不可谓不大。

    二王爷望着秋月白的侧脸,道:“这无双风姿,除了秋城主,谁敢居第一人?”

    秋月白恢复成往日的清冷模样,回道:“王爷谬赞。王爷风雅,无人能及。”

    二王爷笑了笑,打趣道:“月白啊,我们这样互夸,可真是要让外人笑话了。”从秋城主转成月白,二王爷表现得亲切自然,毫无违和感,就仿佛二人已经相交莫逆。

    秋月白的表情柔和了一些,伸出右手,道:“王爷,里面请。”

    二王爷抬腿,向船舱走去。秋月白落后半步,尽地主之谊。

    魏紫坊的大花船在万众瞩目之下悄然驶离岸边。一个仿若青葱般的身影悄然溜上了大花船,竟无人知晓。

    唐佳人寻到厨房的窗口,趁着无人注意跳了进去,在酒缸盘打个转儿,来到灶台旁,十分自然地端起一个摆放着凉菜的托盘,迈着小碎步走出厨房。

    厨房李大娘回过身要往凉菜里加咸盐时却找不到凉菜了。她疑惑地嘟囔道:“凉菜,没做呢?”

    大厨颠着大勺,头也不会地吼道:“别偷懒!麻溜儿的!”

    李大娘应了声,又忙活开了。

    唐佳人托着托盘,在热闹的大花船上溜达着。大家都很忙,没有时间盯着一个小丫头。姑娘们忙着擦胭抹粉,幻想着一飞冲天。无论是王爷的宠妾,还是城主的侍妾,都值得她们放手一搏。

    场面有些乱,人心有些荡,奈何二王爷和秋月白所在的雅间外,却守着黑脸侍卫,不让任何人靠近。

    且,老鸨也站在门口,对献艺的姑娘进行验看,生怕有人使出卑鄙手段,滥竽充数。至于送菜的丫头,被检查得更是仔细。

    唐佳人脚尖一转,转到了隔壁房门口,伸手推门而入。

    屋内,一个人撅着屁股,半趴在墙上,耳朵里赛了个喇叭形的东西,大开口处,贴在与秋月白共用的墙上。那人听见唐佳人发出的动静,立刻收起喇叭形的东西,看向唐佳人。

    四目相对,彼此皆是一愣。

    唐佳人咧嘴笑了笑,问道:“你偷听啊?”

    孟水蓝站直身体,整理了一下栗色长发,笑道:“某只是关心一下朝廷和江湖大事,算不得偷听,懂?”

    唐佳人摇头:“不懂。”

    孟水蓝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向唐佳人,盯着她的眼,询问道:“如何能让你懂?”

    唐佳人讨喜地一笑,道:“那是你的事儿。你好好儿想想如何能让奴懂。”

    孟水蓝在唐佳人身前站定,垂眸看着她。

    唐佳人仰头问:“你要杀人灭口呀?”

    孟水蓝道:“非也。我看姑娘有几分眼熟而已。似乎在群山之间,有过一面之缘。”那时,他为探听有关六王爷的消息,将自己打扮成一身绿,潜在群山之间。因此,亲眼看见眼前女子一出手,将福田等人毒翻在地。

    唐佳人眯眼一笑,道:“奴记得你,你就是那个鸟人。”

    孟水蓝的嘴角抽了抽,用手轻轻一撩长发,道:“非也。某就是那位仙人。姑娘曾说,自己是不休门中人,为何流落至此?”

    唐佳人反问:“你还说自己是仙人,为何被花娘子吓得差点儿尿裤子?你可以将她变成一颗大枣,啃了她。”

    孟水蓝揉了揉额头,道:“就算讲她变成枣,也是满身褶皱的干巴老枣,啃都啃不动。”

    唐佳人嘿嘿一笑,道:“也是哦。”

    孟水蓝一转身,坐回到椅子上,问:“说说吧,为何来此?”

    唐佳人将托盘放到桌子上,也坐在了椅子上,学着孟水蓝的样子道:“说说吧,为何偷听?”

    二人互看半晌,孟水蓝终是道:“当某没问。”

    唐佳人笑道:“奴突然就想明白了。你确实是在关心武林和朝廷大事。”

    孟水蓝用食指敲了敲桌子,身子前倾,靠近唐佳人,扬了扬下巴,眼神里带上一种若有若无的挑逗之意,道:“你们那个不休门主,带着死胖子游山玩水去了,丢下你一个人无依无靠,真是可怜。本阁主见你资质不错,不如加入百川阁,让本阁主为你指引出一条光明大道,令你后半生衣食无忧,嗯?”最后那声“嗯”,仿若柔软的花蕊,轻轻撩拨过心弦,留下一室花香和一点微痒。

    没错,孟水蓝在诱惑唐佳人。这是他在履行自己对自己的承诺。他不信,他就不如秋月白那个面瘫!世间女子都可以瞎,但眼前这朵果树开花,却不能瞎。毕竟,如此聪慧可爱的女子,不多见呐。他必须要让她睁大眼睛看清楚,何谓真正优秀的美男子。

    孟水蓝想得没错,奈何…… 唐佳人那根筋,被唐不休教导得有些不在正道上。若他此刻穿上女装,一展身姿,别说勾引唐佳人,只需一个眼神,唐佳人自己就得往上扑。

    所谓审美和灵犀,都得踩在那个点上。

    唐佳人学着孟水蓝的样子,用食指敲了敲桌面,靠近孟水蓝,瞥着刚才他的眼神,用他刚才的语调,道:“你口中那个死胖子,是指唐佳人,嗯?”

    如此风骚噬骨、魅惑众生的眼神,令孟水蓝的心跳突然加快。那不算单薄的胸膛里,仿佛跑过一百头兔子,到处乱撞,一塌糊涂。

    这种感觉很久不曾有过。久到…… 不,不对,这种感觉从不曾经又过,不是遗忘、不是敢开,而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这世间美女千万,想要魅惑他的人大有人在。然,无论哪种风情,都不如果树开花那一眼来得直接、有力、魅惑、猛烈……

    孟水蓝十分清楚明了地认识到,他被魅惑了。

    却不知道,这种魅惑会在他的胸腔里缠绵多久?

    毕竟,任何药效,都有时效。

    孟水蓝一边享受着这种令人惊喜的悸动,一边安抚着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这只是偶尔和意外,所以…… 无需慌乱。

    唐佳人见孟水蓝呆愣愣地看着自己没有其它反应,便用食指戳了戳孟水蓝的肩膀,重新飞出一记包含诱惑之意的眼神,重新问道:“你口中那个死胖子…… ”

    孟水蓝的心猛地一跳,立刻开口阻止道:“对对对,是她。”

    他真是有些承受不住果树开花那种魅惑众生的眼神,仿佛…… 一只刚入世的妖,尚不懂红尘万丈的凶险,却要靠“魅”之一字来完成修行。那么纯粹的魅,不掺杂任何虚假和目的在地中,令人…… 身体酥麻,恨不得死在她的裙下。

    孟水蓝的回答令唐佳人十分不悦。为啥?还不是因为她就是那个不受人待见的死胖子!

    唐佳人白了孟水蓝一眼,道:“胖咋啦?吃你家米面啦?”

    孟水蓝被噎得笑了。他想起唐佳人伪装成的“六王爷”,禁不住摇了摇头,笑着感慨道:“有种胖,比吃我家米面还可恶啊。”唐佳人可是害他排泄在裤子内的罪魁祸首啊!此等深仇大恨,现在想来,虽不至于像当初那般咬牙切齿,却也…… 不会太愉悦便是了。

    唐佳人笑吟吟地打量了孟水蓝两眼,道:“我们不休门中人,都不好惹。若是被她听见你说她是死胖子,你…… ”伸出手,指向孟水蓝的鼻子。

    孟水蓝伸出食指,用手指尖,在唐佳人的食指上轻轻滑过,柔声道:“怎样?”

    唐佳人狂抖一下,收回手指。

    孟水蓝看向唐佳人,眼神颇有深意。

    唐佳人又抖了一下,道:“别这样…… ”

    孟水蓝的睫毛轻轻眨动,问:“怎样,嗯?”

    唐佳人捂着小腹道:“你这样,就像我们风月楼里的姑娘,搞得我想去小解。”

    孟水蓝的嘴角抽搐两下,果断拉直,扭头不语。

    唐佳人将被孟水蓝用指甲划过的食指,在裤子上蹭了两下。

    孟水蓝用余光看见,额头的青筋跳起一根。他突然转头,看向唐佳人,恶狠狠地道:“你们不休门里的人,都如你这般?”

    唐佳人向后躲了躲,满眼防备地道:“这是机密,不能告诉你。”

    孟水蓝向前靠近唐佳人,道:“机密?就没有我百川阁阁主打探不到的机密!”

    唐佳人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孟水蓝问:“何意?”

    唐佳人笑吟吟地道:“猜呗。”

    孟水蓝感觉自己被耍了,向后靠在椅子上,双手搭在一起,左手食指轻轻敲打着右手手背,并用眼尾扫着唐佳人。

    唐佳人学孟水蓝的样子,惟妙惟肖。

    孟水蓝挑眉,唐佳人挑眉;孟水蓝翘起二郎腿,唐佳人亦然;孟水蓝眸子一转,轻轻拉开衣带,撩开衣领,露出一只香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