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大启程

作品:美男榜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小鱼大心

    唐不休睁开眼睛,勾唇一笑,下了床,牵起唐佳人的手,拉开房门,走进长廊,走下楼梯。

    唐不休道:“打个赌。咱们二人想要独自逍遥快活,怕是不容易。”

    唐佳人在肖劲的注视中,拉开大门,看见门口站着战苍穹。

    战苍穹打个哈气,指了指头上的窗户,道:“你知不知道从上面跳下来,会扯动伤口?!”

    端木焱道:“这么早,要到哪儿去寻二十头猪?”

    孟水蓝仰头望着天空,道:“某已经很久不曾见过黎明前的黑暗。”

    孟天青道:“再回去睡一会儿吧。好歹用过早饭再走。”

    羽千琼道:“嗯,还得找来几辆马车,把褥子铺厚些,才好边走边养伤。”

    唐佳人打个哈欠,道:“好吧,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再睡会儿吧。”扭头,蹬蹬蹬地跑上楼。

    卓兰达听见唐佳人推开房门的声音,勾了勾唇角,闭上了眼睛。果然,墙推开了确实有不少好处。

    唐佳人蒙头大睡。

    唐不休莞尔一笑,也躺下休息了。

    战苍穹打个哈欠,道:“大半夜的,真是瞎折腾。”

    孟水蓝附议:“某深以为然。”

    众人又睡了个回笼觉。

    天刚亮,大家就忙活起来了。

    端木焱派人去集市上买猪、买肉、采买一切能吃的东西。看那样子,真是恨不得将所有食材搬空,悉数做成美味塞进唐佳人的肚子里去。

    羽千琼去买了十多匹布料,以及针线若干。

    唐不休让卓兰达给他准备了一些药粉,卓兰达送来了两大箱子。

    孟水蓝心细,知道早晚要出行,于是提前就命属下准备了马车。不过,看端木焱和羽千琼买回来的东西,他觉得自己还是没考虑周全,立刻又追加了两辆。

    等出发的时候,那真是……浩浩荡荡一大堆人马啊。

    前面有铁骑护卫打着皇旗开道,后面有铁骑压尾。中间,百川阁第一次插上旗帜,没有低调行事;千琼楼黑旗飘飘,别具一格;战魔宫的人,惟恐别人不知道他们是谁,竟也打上旗帜,一路前行。

    第一辆马车里躺着战苍穹,第二辆马车里躺着卓兰达,第三辆是唐佳人和唐不休,第四辆是羽千琼,第五辆是孟家兄弟,最六辆是端木焱。再往后,还有三辆平板马车,分别拉着五六头猪,以及一车的锅碗瓢盆。

    若是走过那坑洼不平的路,就会听见人哼唧,猪哼哼,锅碗瓢盆一同乒乓作响,那叫一个热闹。

    唐佳人将头探出马车,前后看了看,最后又缩回来,道:“休休,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有面旗帜,这样看起来很拉风啊。”

    唐不休道:“那就写一个,让羽千琼给绣出来。我看那九指和尚买了一堆针线, 想来手艺不错。”

    唐佳人觉得在理,于是自己比比画画了半天后,问:“我们就叫不休门?”

    唐不休反问:“那你想叫什么名字?”

    唐佳人狡黠地一笑,道:“我倒是想起来一个绝顶霸气的好名字!”

    唐不休的心就是一突突啊。上一次,唐佳人自称想起一个绝顶霸气的好名字,还是在她七岁的时候。那时候,她已经将唐门所有毒药名改得面目全非了。她腻歪在唐不休的怀里,扭来扭去,问:“想不想听听?”

    唐不休道:“莫不如给为师一个惊喜,你去找羽千琼,直接刺绣上?”

    唐佳人一拍巴掌,道:“此言甚有道理。”坐起身,就要往外跑。

    唐不休拉住唐佳人,捧着她的手道:“下一次,别再偷偷放血给任何人。你是在要为师的命,知道吗?”

    唐佳人的脸一红,糯糯地道:“知道了。我…… 我就是觉得,伊朵涟生出五个儿子,其中四个都陪着我刀山火海的,若不能报答一二,于心不安。”

    唐不休道:“你忘了,为师教过你,先己后人。”

    唐佳人眯眼笑道:“我实在不是一个先人后己的人。若非别人为我付出良多,我是决计不会回报一二的。休休,你别恼我哦。”言罢,用双臂圈住唐不休的脖子,就要送上香吻。

    唐不休却道:“你这登徒子,竟敢窥视为师的美色!拿命来!”双指出,数起唐佳人的肋骨。

    唐佳人笑得直打挺,甚至流出了眼泪。唐不休动作微顿,她一个鲤鱼打挺,就逃出了车厢。

    唐不休深吸一口气,暗道:真是要命了。

    唐佳人出了车厢,被风一吹,冷静了许多,这才反应过味儿来,休休竟然是用这种方法把她赶出来。为何,不让她香一个?

    唐佳人正想杀回去,死活香他一个,就听羽千琼喊自己。

    她跳下马车,又蹦到羽千琼的马车上,一掀车帘,问:“喊我什么事儿?”

    羽千琼扯开布,在唐佳人的身上比量了两下,道:“看看哪匹布衬你的颜色。”

    唐佳人的眼睛一亮,问:“要给我做衣裙吗?”

    羽千琼点了点头。

    唐佳人干脆跪坐在软垫上,挨个布料翻看一遍,她说:“实不相瞒,我觉得,这些布料都特别适合我耶。”

    羽千琼道:“都是给你的。”

    唐佳人愣了愣,看向羽千琼,问:“都是给我做衣裙用的?”

    羽千琼点了点头,又开始比量配色起来。

    唐佳人抽走羽千琼手中的布匹,问:“小和尚,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羽千琼自然而然地回道:“给你做衣裙。”

    唐佳人道:“我知道你要给我做衣裙,可是…… 也不用急吼吼地做这么多吧?”

    羽千琼温柔一笑,道:“惟恐日后眼神不好,做得不够精良。趁着年轻,多给你做些,难道不好?”

    唐佳人撇嘴,道:“你糊谁呢?你又没到七老八十,说什么眼神不好?再者,这车里如此颠簸,你如何裁衣裙?就算缝补,也是极伤眼睛的。”

    羽千琼道:“停车时,我裁剪。赶路时,我缝补。我手上的功夫,就算闭上眼,也能缝补得十分工整。”靠近唐佳人,耳语道,“难道,你不晓得我手上的功夫?”

    唐佳人落荒而逃。